筆趣閣 > 仙女修真日常手記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人渣屬于不可燃垃圾,記得分類哦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人渣屬于不可燃垃圾,記得分類哦

  對方不服氣也是應該的,或者換句話說,這中年人沒有當場罵臟話然后把柳軒一群人給趕出去已經算是很有素質了。

  可是柳軒也很無奈啊,這個世界上就是有些人不愿意聽真話。

  面對這種執迷不悟的人,柳軒通常喜歡心平氣和,儒雅隨和的和對方講道理。

  “愛信信,不信滾!”

  站在別人家里還用這種強橫的語氣懟人真爽,偶爾這樣發泄一下對心理健康還是很有好處的,不過可惜的是這種發泄方法只對對立方用才會心安理得,所以使用的機會不多。

  對方的身份柳軒不敢確定,畢竟高坂繪里之前告訴過他她的父親還有三個兄弟來著。

  也就是說眼前這個人有百分之二十的概率是高坂繪里的父親,還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是她的叔叔,最后百分之二十的概率是無關者(不排除隔壁老王的概率)。

  不過他的真實身份是誰都不關柳軒的事兒,反正今天自己過來就是為了懟人的,身份什么的可以懟過之后再問,反正只要看到穿得人模狗樣或者一臉*樣的中年人直接開懟就行了。

  沒錯,今天柳軒就決定當一次人型自走地圖炮。

  中年人被懟得沒有一點點脾氣,可以說是從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一個人和自己這樣說過話,頭一次遇到柳軒這么氣人的家伙。

  真是好清純,好不做作,好想讓他人間蒸發!

  深深吸了口氣,他也不想讓自己的門口被賤命的鮮血污染,一雙虎目中已經是遍布寒霜,“繪里,你的這位朋友實在是太過狂妄了,你就沒有任何話想要和我這個伯父解釋嗎?”

  高坂繪里看上去有些慌張,上前一步想要解釋清楚,卻還沒開口就被柳軒攔了下來。

  只見他挺胸抬頭,大步流星上前,那叫一個正氣凌然,那叫一個虎虎生風,可以說是生動形象的表現出了一個不畏強權,敢于直言的熱血二愣子形象。

  通常這種角色不會出現在現世世界里面,就算是以夸張和戲劇沖突見長的小說和影視作品里面這樣的家伙如果不是主角的話,通常也活不過三幕。

  但是偏偏柳軒就是喜歡這種敢說敢做的性格啊,所以有機會的情況下當然要過一過表演的癮了。

  “恕我直言,你自稱是她的伯父,也就是說你不是她爹對吧。”

  “呵,是又如何,不久之后她就將作為新娘嫁給我兒子,我作為岳父關心兒媳婦的人際關系有何不可!”中年人冷笑道:“倒是這丫頭,在結婚之前去結交一些不三不四的家伙,這讓我不得不重新考慮這段婚姻的正確性了。”

  一番標準反派發言將他的人格以及想法透露得淋漓精致,最后那句話可以說是赤裸裸的威脅了。

  不過柳軒聞言眼前倒是一亮,“真的準備重新考慮一下這番婚姻?你早說啊,你早說的話不就不用受氣了嘛,嗨呀,失敬失敬,我觀你面貌本以為你是那種尖酸刻薄,道貌岸然,狡詐奸險,小人之心的人呢,倒是我以貌取人了,抱歉抱歉。”

  柳軒的一番恭維不似恭維,嘲諷意味十足的話簡直讓中年人要原地飛升。

  氣得吹胡子瞪眼的指著柳軒一個字都說不出。

  “高坂,高坂!!!”

  嘴炮不行的中年人只能站在樓梯口大聲的沖二樓叫喊起來。

  明知道對方是在叫人,但是柳軒完全沒有慌張的心理活動,甚至還有閑心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嗯,晚上八點十三分,解決了事情之后還可以去吃個宵夜。”

  “你忘了霓虹的店都在晚上八點就關門了嗎?”柴哥好意的提醒道。

  “對哦,那解決了事情之后讓高坂你的家人請我吃頓宵夜應該不過份吧,就當給你踐行嘛。”

  柴哥心說以你從進門到現在的卓越表現,他們能夠控制住沖動不讓保鏢和暗處那幾十號忍者直接把你在房間里面剁成肉泥都是客氣了。

  中年人的呼喚就像是召喚咒語一樣奏效,大概是兩秒之后,一道諂媚的聲音從二樓盡頭發出,腳步快速接近的聲音顯示出主人對這種就算沒有用令咒的召喚的重視。

  “來了來了,櫻井兄有何指示?”

  來人就像是欠了面前這家伙百八十億似得,彎腰駝背點頭哈腰的模樣簡直恨不得把奴才兩個字寫在臉上。

  “他就是你父親?”柳軒在高坂繪里耳邊耳語道。

  繪里沒有出聲只是點了點頭。

  本以為擁有高坂正雄這個名字以及還有這么雄厚家底的家伙好歹看上去應該像是個人物。

  可是這難道就是人們所說的,一切請以實物為準嗎?

  反差未免也太大了吧,簡直已經到了涉嫌虛假宣傳的地步了。

  好吧,反正自己是過來懟人的,所以對方不管長成什么鬼樣子,甚至連不是鬼的樣子都和自己關系不大。

  但是從繪里父親的尊榮不難推斷出,她母親的容貌有點逆天啊,還是說繪里其實是基因突變了?

  “有何指示?”櫻井步冷哼一聲,眼睛先是看了正笑著討好的對著自己笑著的高坂正雄,隨后又看了看柳軒,“我可不敢對您有所指示,畢竟我可沒有半分立場能夠對你們家的事情說三道四的,甚至連兒媳婦到處鬼混這種事情也會被她的姘頭給堵在門口嘲笑。”

  高坂正雄面上的笑容僵硬了,只要是個人都能夠聽出來櫻井步口中的反諷之意。

  可以說現在他的背后已經是冷汗直冒了,在見到高坂繪里身邊站著的柳軒之后冷汗就更多了。

  不過當看到柳軒背后佇立著的劉正以及那條被照顧得很好的柴犬的時候,他卻又開始思考起了柳軒的來歷。

  從那保鏢渾身上下那充滿爆發力的肌肉以及時刻注視著周圍動靜隱隱有把柳軒護在身邊的動作來看(其實是因為心里有恐懼,下意識的靠近柳軒尋求他的保護),這是個不可多得人才。

  能夠請得動這種級別的保鏢的人,肯定不是個小人物。

  當然,以上種種也只是在他的腦子里面一閃而過罷了,他相信,不管柳軒的背后有著怎樣的背景,絕對比不上眼前這位。

  要知道,這位的家族在神秘界可是有著說一不二的力量的,平常難得一見的妖術師,在這位的家中可以說是如過江之鯉,如繁星璀璨不知幾何。

  誰該得罪,誰不該得罪,一目了然。

  想通了這點,高坂正雄立馬板下了臉,低沉著聲音對著繪里喊道:“還不過來給未來的岳父賠禮道歉,你這個敗壞家風的表子!”

  柳軒和柴哥眨了眨眼睛,劉正因為聽不懂日語,還在“警戒”。

  “我本來覺得,作為一個女兒想要和父親斷絕關系什么的是不是有點大逆不道,畢竟他也是給了你生命的人,不過這一刻……我是發自內心的資瓷你的,需要我幫你殺了他抹去你人生的污點嗎?”柳軒語重心長的對繪里說道。

  柴哥抬了抬腿打了個響亮的噴嚏,尖銳的白牙早就已經露了出來,“如果要動手的話請務必讓我來,聽說殺了人渣會有大功德。”

  :。: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