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美男榜 > 第八百五十六章:病美男的狠與柔

第八百五十六章:病美男的狠與柔

  在極度壓抑的氣氛中,傳來黃蓮恭迎二王爺的聲音。

  屋里的三男一女各自收斂了不合時宜的表情,盡職盡責地扛起自己要扮演的那角色。

  二王爺快步走進屋里,連身上的朝服都沒來得及換下,一進屋就問:“可是醒了?”

  端木夏緊隨其后,一臉的關切之色。

  羽千瓊抬起眼眸,望向二王爺,明明沒有什么特別之處,卻在不同人的眼中產生了不同的效果。

  公羊刁刁腹誹道:裝得楚楚可憐,這是要入一撮白毛的后院當王妃?

  戰蒼穹暗道:這副弱柳扶風的樣子,當真比許多女子都好看。不過,比不得精神抖擻的佳人。

  唐佳人暗自擔憂道:他這般虛弱,可千萬別激起一撮白毛的施虐心呀。

  端木夏暗道:這一屋子的男人,竟都俊雅不凡。奇怪的是,為何有種萬般皆為點綴之感?而那被眾星圍捧之人,卻是個二等婢女。呵…… 許是她太過美貌了吧。

  二王爺直接來到床前,口中問道:“可是無礙?怎還吐血了?”伸手就要摸羽千瓊的臉頰,

  羽千瓊虛弱地伸出手,攥住二王爺伸過來的手,用余光掃了唐佳人一眼,這才回道:“王爺,屬下無礙。小心…… 楊銳。”

  二王爺干脆坐在床邊,詢問道:“昨晚到底發生何事?”

  羽千瓊咳了兩聲后,松開攥著二王爺的手。

  公羊刁刁道:“他現在已經無礙,仔細調理著就好。若再有其它事,神仙也難救。”言罷,掃了唐佳人一眼,向外走去。

  唐佳人知道,公羊刁刁是讓自己跟過去,可是…… 她現在就是一個二等婢女,怎么可能行動自如?

  戰蒼穹勾唇一笑,抱住唐佳人的腰肢,道:“王爺和三千兄有話要說,咱們就別在這里妨礙人家你儂我儂了。”

  這話說得,真是太陰損了!

  羽千瓊看向戰蒼穹,道:“既然是自己人,此事無需回避。除非…… 戰宮主還有其它想法。”

  戰蒼穹停下腳步,干脆坐在了椅子上,然后一拉唐佳人,讓她也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唐佳人掙扎了一下,沒掙脫開,只能當自己是個擺設,隨便戰蒼穹抱著。

  羽千瓊掃了眼戰蒼穹,發現這人還是那么欠揍。若可以,自己還想教訓教訓他。這一次,不再為公羊刁刁,而是為了唐佳人。

  戰蒼穹感覺到羽千瓊目光中的森然冷意,竟是露齒一笑,綻放出一記格外璀璨的笑顏,而后收緊雙臂,將唐佳人貼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那叫一個親密無縫。

  唐佳人用左手擋著自己的右手,使勁捏戰蒼穹的手臂。

  戰蒼穹非但不肯松手,反而笑得越發璀璨奪目。

  羽千瓊收回目光,生怕自己再咳出一口老血。他虛弱地道:“昨晚,楊銳說他抓了寒笑,屬下不放心,跟過去看了看。不想,他竟拉著…… 咳咳……咳咳咳……”

  二王爺抬起手,準備拍一拍羽千瓊的后背,卻怕碰到他的傷口,只能作罷。他口中道:“不急,慢慢說。”

  羽千瓊緩了緩,才繼續道:“他竟拉著屬下飲起酒來。屬下知道王爺擔心,不敢耽擱,要求去審問寒笑。不想,那寒笑竟是假的!屬下識破此事,并質問楊銳,他卻突然對我痛下殺手。屬下百思不得其解,問他為何背叛王爺。他說,太子許諾的高官厚祿,比王爺給的好上太多。且,今晚殺死屬下,也不是他所為,而是寒笑所為。”

  二王爺一聽這話,氣得一拳砸在床上,發出咚地一聲。他咬牙道:“他敢!”

  端木夏立刻安撫道:“父王息怒,仔細傷了身體。”

  羽千瓊的眸光深深,道:“原本,屬下也不明白,他為何如此急躁。”看向唐佳人,“想來是因為,他已經揣摩出來,王爺要將韻筆送給太子。太子荒淫無道,怎會不要此等美人兒?因此,楊銳才三番四次的針對韻筆。如今見無法離間,便對屬下出手,想要借寒笑之名,除掉王爺的左膀右臂。”他說得有些多,這會兒喘個不停。

  唐佳人借機從戰蒼穹的腿上站起身,道:“奴婢去取藥。”轉身快步出了房間,很快就端著一碗藥走了回來,親自送到羽千瓊的手上。

  羽千瓊伸手去接,扯痛了傷口,眉頭就是一皺。

  二王爺伸手接過,道:“本王喂你。”

  羽千瓊道:“萬萬不敢勞煩王爺。”

  戰蒼穹站起身,道:“來來,戰某喂你。”一伸手,從二王爺的手上拿走藥碗,就要往羽千瓊的嘴里喂。

  羽千瓊道:“還是讓韻筆喂吧。”

  戰蒼穹搖頭一笑,道:“怕戰某粗手笨腳?也罷,還是讓韻筆小美人服侍你吧。”將藥碗遞給了唐佳人。

  唐佳人接過碗,用勺子舀了濃藥,一點點兒喂給羽千瓊。

  羽千瓊喝得認真,甚至顧不得表現出厭惡的樣子。

  戰蒼穹在心里罵了一句:孫子!老子還得給你擦屁股!

  看向二王爺,道:“王爺,借一步說法。”

  二王爺見羽千瓊能主動吞咽藥物,心中松了一口氣,便道:“你先休息,本王晚些來看你。”

  羽千瓊虛弱地道:“送王爺。”

  二王爺掃了韻筆一眼,又看向羽千瓊,眼中有了不一樣的深度,其意是:可曾給她服下七夏醉?

  羽千瓊點了點頭,給予了回應。

  二王爺收回目光,轉身出了房間。

  戰蒼穹和端木夏緊隨其后,一同走出了房間。

  羽千瓊伸出手,去摸唐佳人的手。

  唐佳人卻避開羽千瓊的手,繼續喂他吃藥。

  羽千瓊問:“恨我?還是怨我?”

  唐佳人兇巴巴地道:“你閉嘴!”

  羽千瓊閉嘴。

  唐佳人喂藥,他也閉嘴不喝。

  唐佳人發現,重病之中的羽千瓊,還挺孩子氣的。她松了點語氣,道:“張嘴。”

  羽千瓊聽話的張開嘴,卻不吞咽。

  唐佳人瞪眼道:“咽!”

  羽千瓊乖乖咽下。

  唐佳人問:“你是不是和我找不自在?!”

  羽千瓊溫柔地一笑,道:“我只是想聽聽你和我說話。”眼瞧著唐佳人要變臉,他又補充道,“還想知道你昨晚是如何喂我喝下藥的。”

  唐佳人一挑眉,問:“真想知道?”

  羽千瓊點頭。

  唐佳人抓起一根細竹管,揚起碗,往自己嘴里灌入一口藥,然后把竹管往羽千瓊的嘴里一插,自己含住竹管的另一頭,直接將藥吐了進去……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