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冰與火之凜冬已至 > 0453章 先聲奪人

0453章 先聲奪人

  瓊恩·雪諾走到維克塔利昂的面前,維克塔利昂還在痙攣。

  劍貫穿了他的身體沒有抽出來,鮮血流得有限,人不會死得很快。

  瓊恩·雪諾蹲下去,抽出了腰間的短刀,伸手按住了維克塔利昂瞪圓的眼睛,短刀切開了維克塔利昂的脖子。

  等瓊恩·雪諾站起來,維克塔利昂的身體不再痙攣,兩千多人一起歡呼。

  瓊恩·雪諾這才從維克塔利昂的身體上抽出自己的長劍,長劍指天,北境人和澤地人一起吶喊:“臨冬城萬歲,史塔克萬歲!嗬嗬嗬嗬嗬!”

  瓊恩·雪諾的威信自此在北境人的最精銳的勇士心中有了一個很高的地位。他率領的兩千人,就是北境各貴族中精挑出來的最精銳的勇士。

  瓊恩·雪諾的目光看向耶哥蕊特,耶哥蕊特也在笑意吟吟的看著他。

  勝利了,滅殺了鐵種的最強軍團鐵艦隊,戰斗順利得超乎想象,瓊恩·雪諾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卡林灣的森林之子的塔上,霍蘭·黎德說道:“贏了,長槍的犀利難以置信。”

  “威爾真了不起!”玖健·黎德說道。小孩子年紀不大,卻透露出跟年齡不一樣的成熟。

  “你看見了威爾大人的什么?”姐姐梅拉說道。

  “我看見了他很多事情。”玖健說道,“他是異鬼的克星,他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在為和異鬼作戰做準備。”

  霍蘭·黎德看著玖健:“玖健,你要依照夢的指示走了嗎?”

  “我要去找三眼烏鴉,北方現在很安全,絕境長城的守夜人和塞外的曼斯·雷德達成了聯盟,守夜人和自由民們的數千年戰事已經結束,創造這個奇跡的就是威爾大人。”玖健的眼睛閃閃發光,“八千年來,沒有人創造出了這個奇跡,絕境長城并不是為了阻斷自由民和我們的交往,而是為了阻擋異鬼。”

  霍蘭·黎德盯著自己意氣風發的兒子:“玖健,你可想清楚了。”

  “父親,你明白的,我的夢不會騙我。”

  “讓梅拉陪著你去,我不放心你一個人走。”霍蘭沉默了好一會緩緩說道。

  “我可以!”玖健語速很快的說道,“父親,我的夢讓我知道我無法繼承你的灰水望,姐姐梅拉則可以。”

  “我先送你去北方后再回來吧。”梅拉說道。

  “就這么決定了。”霍蘭·黎德說道,聲音低沉,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歲。

  “玖健,你就不能放棄去北方嗎?”梅拉挽起父親的胳膊。

  “我有自己的使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命運最終掌握在神的意志中。我是,你也是。威爾大人掃清了北方的危險,我不用再擔心自由民對我的威脅,我會很安全的。”

  “讓梅拉陪你一起去,玖健。”霍蘭·黎德加重了語氣。他不等玖健回答就慢慢走下塔樓。

  玖健·黎德默默看著父親佝僂的身影:“好吧,父親,我答應你,梅拉陪著我去北方。她會安全回來的,我在夢中看見了她繼承灰水望的那一天。”

  霍蘭·黎德的身形一頓。

  *

  深林堡。

  席恩明白阿莎點起火把的原因。

  深林堡沒有軍團,軍團都去南方打仗了,與其在黑夜中被葛洛佛家族的守衛暗傷,不如點起火把,展示出自己絕對的壓倒性力量,示軍威,先從心理上擊潰不知道鐵民實力的深林堡的幾個守衛。

  席恩緊緊盯著前面的森林,他雖然看不見任何敵人,但是心理卻一直發冷。

  森林里的不詳令他有窒息的感覺。

  可他不能撤退或者逃跑,身后有阿莎和鐵種們,他不能容忍這些鐵種嘲笑他看不起他。

  在席恩的前面,爵士們騎著馬,鐵民們則徒步,他們沒有陣列,兩千人散開了,舉著火把,以絕對的恐嚇之意向前壓上。

  越是前進,席恩就越是不安。

  因為深林堡方向鴉雀無聲。

  既沒有燈光,也沒有人聲,就連獵犬的聲音都沒有。

  因為狼林里狼群多,葛洛佛家族養的獵犬可不少。貴族們都喜歡狩獵,如艾德·史塔克,就有專門的犬舍,葛洛佛家也是一樣。

  然而,如此規模的鐵民進攻,深林堡里面卻連一只獵犬的聲音都沒有。

  這是不正常的!

  席恩停下,等阿莎走到身邊,說道:“阿莎,事情不對。”

  “我們的小王子嚇得快尿褲子了嗎?”戴著銀魚家徽的一個大胡子騎士嘲笑道。

  “葛洛佛家里養了兩百多條獵犬,它們是用來圍獵狼群和棕熊的,我們如此聲勢,卻連一條狗叫的聲音都沒有聽到。”

  阿莎哈哈大笑:“席恩,你的意思是深林堡的葛洛佛家族有伏兵?”

  “我不知道,但是這不正常。”

  “難道是葛洛佛夫人逃跑了,城堡里只留下了看守的士兵。”一個高大騎士甕聲甕氣的說道,他的鼻子塌陷了,看起來好像是被斧頭砸過的一樣。

  “葛洛佛夫人就算走了,也不會帶走全部的獵犬。如此聲響,獵犬不可能不大叫的。”席恩盯著阿莎說道。

  “就算有埋伏,他們能有多少人?”阿莎抽出腰間的長劍,大喊,“鐵種們,我弟弟說深林堡有埋伏,因為他沒有聽見狗叫聲。”

  騎士和士兵們轟然大笑。

  席恩臉漲得通紅,無地自容。

  阿莎吼道:“別再磨磨唧唧的像個狼們,深林堡就在前面,沖鋒!”

  她一踢馬刺率先沖出。

  鐵民們頓時熱血澎湃,有馬的騎士和沒馬的鐵民們一起吶喊,向黑暗中的深林堡發起了沖鋒。

  席恩站立沒動,他感覺身邊流水一樣涌上去的鐵民和他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他就好像一條岸上的魚,這種感覺令他很不好受。

  在阿莎的率領下,鐵民們亂哄哄的撲向深林堡,就好像大海的浪潮。

  突然,沖在最前面的一個騎士突然從馬上猛然倒飛起來,就好像有一根無形的繩子猛地套住了他把他拉向后方一樣,他身后的兩名騎士被他撞下馬來,而他如石彈一般繼續掠過了密密麻麻的人頭,飛出好遠,轟的一聲砸在了步兵群中,首當其沖的幾名步兵口噴鮮血,當即斃命。

  阿莎大吃一驚,臉色頓時蒼白,她在側邊看得很清楚,那名騎士的胸膛上被貫穿了一根長長的投槍。

  有人在黑暗中投出了投槍,正中這名騎士的胸膛,因為力量太大,投槍帶動著騎士向后倒飛出很遠,砸進了亂哄哄向前沖鋒的步兵群中。

  如此神力,阿莎從未見過,也從未在英雄傳說的故事中聽到過。

  如此神力,世所罕見,令人難以置信!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