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冰與火之凜冬已至 > 0579章 仙女島法曼家族

0579章 仙女島法曼家族

  (先來1更)

  *

  法曼家族一直是個并不安分的家族。

  首先是地理位置上,他們的領地在島嶼上:仙女島。距離泰溫·蘭尼斯特家族的凱巖城中間不單隔著大海,還隔著大陸。

  俗話說鞭長莫及,何況中間還隔著海。

  當年,十八歲的泰溫·蘭尼斯特從戰場功成名就歸來后,滅了卡斯特梅(城堡名)的雷耶斯和塔貝克廳的塔貝克家族——這兩個家族尤其是雷耶斯家族是當時西境最強大富有的家族——有歌手寫下了傳唱七國的著名歌曲:卡斯特梅的雨季:

  ——汝何德何能?爵爺傲然宣稱,

  須令吾躬首稱臣?

  顏色有別,威力不遜,

  各顯神通分個高低。

  紅獅子斗黃獅子,

  爪牙鋒利不留情。

  出手致命招招狠,

  汝子莫忘記,汝子莫忘記。

  噢,他這樣說,他這樣說,

  卡斯特梅的爵爺他這樣說。

  然而今天,每逢雨季,

  雨水在大廳哭泣,內里卻無人影。

  然而今天,每逢雨季,

  雨水在大廳哭泣,內里卻無魂靈。

  當泰溫·蘭尼斯特滅了雷耶斯和塔貝克兩大實力家族后,他在西境的聲威達到了最高,無人敢再次反叛——但仙女島的法曼家族卻是個例外。

  法曼伯爵準備了充足的海軍,在島嶼上修建了堅固的軍事工事,并派人到泰溫·蘭尼斯特的凱巖城向其宣稱獨立,當時泰溫·蘭尼斯特什么都沒有說,只是派了一個會彈琴的歌手隨法曼伯爵的使者回去復信。

  當仙女城的城堡大廳里響起卡斯特梅的雨季這首歌的琴音的時候,法曼伯爵立刻俯首歸順。

  但事情并沒有完,根據泰溫·蘭尼斯特的指示,琴手帶回了伯爵的女兒做為人質,這個女兒的名字就叫做:簡妮·法曼。

  簡妮·法曼在凱巖城和詹姆·瑟曦一起長大,她和瑟曦成了好朋友。當年的瑟曦小姑娘天不怕地不怕,她已經和詹姆有了情愫,情愛純真火熱而無法自己,但姐弟相愛是蘭尼斯特家族所不容的,也是七神信仰所不容的。

  不久泰溫舉行全國比武大會,并將在比武大會結束后向伊利斯·坦格利安國王提親,把女兒瑟曦嫁給雷加王子。

  瑟曦在和詹姆有情緣之后,見到雷加王子就愛上了王子,但她內心也不愿意離開詹姆,她想同時得到這兩個優秀的少年。

  瑟曦想知道自己的未來命運,她向閨蜜們提議去找著名的‘蛤蟆’巫姬問前途。三個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一起同行,她們是瑟曦·蘭尼斯特,簡妮·法曼和梅拉雅·赫斯班。

  簡妮膽小,她剛剛見到巫姬睜開淡黃色的眼睛就被嚇得跑出了帳篷。而瑟曦心中雖然也忐忑,卻大聲呵斥‘蛤蟆’巫姬,在得到拒絕后,她惡狠狠的威脅‘蛤蟆’巫姬必須為她說出未來,直到梅拉雅·赫斯班也悄悄退后她也沒有絲毫退縮。

  被威脅的‘蛤蟆’巫姬勉強同意了瑟曦的要求,瑟曦的手指被刺出鮮血,被‘蛤蟆’巫姬的嘴唇品嘗后,‘蛤蟆’巫姬告訴瑟曦她會親眼看著自己的三個親人死去,她本身也會死于自己的兄弟之手,而瑟曦的兄弟只有兩個人:詹姆和提利昂。

  瑟曦和詹姆相愛,那么今后會殺死她的,自然就只有另一個人:小惡魔提利昂·蘭尼斯特。瑟曦從此對提利昂就再無好感,不管提利昂做出什么,她都從另一個角度去惡意的揣摩他。

  而這個著名的‘蛤蟆’巫姬是簡妮·維斯特林的母親希蓓兒·斯派瑟的祖母。她的兒子創建了西境斯派瑟這個家族。

  簡妮·維斯特林現在是羅柏·史塔克的戀人,她已經隨軍,以醫護的名義跟在了羅柏的身邊。

  簡妮·法曼是唯一知道瑟曦‘會被自己兄弟殺死’這個心病的人。她因為膽小怕事,反而得到了瑟曦的信任,瑟曦也是需要閨蜜朋友來傾訴心里話的。后來簡妮·法曼的父親去世,她的哥哥塞巴斯頓·法曼繼承了仙女島,成為了仙女城伯爵。

  塞巴斯頓·法曼首先向泰溫·蘭尼斯特表忠誠,希望能讓自己的妹妹簡妮·法曼回到仙女島,被泰溫斷然拒絕。瑟曦出面為簡妮·法曼求情,簡妮·法曼這才被泰溫放回仙女島。塞巴斯頓·法曼伯爵立即為妹妹找了個封臣下嫁,斷了泰溫想用簡妮·法曼和他家族里的騎士通婚的念想,泰溫想利用通婚控制住簡妮·法曼的計劃落空。

  不安分的法曼家族一直想獨立,上次西境大敗后,蘭尼斯特家族的實力被嚴重削弱,塞巴斯頓·法曼就想提出獨立,仙女島得水利,雖然無法和蘭尼斯港口相比,但海上貿易一直做得很不錯。

  經過了解后,塞巴斯頓·法曼壓下了獨立的念想,他害怕艾德·史塔克和威爾等人支持蘭尼斯特前來攻打仙女島。蘭尼斯特臣服后,很多方面都得到了艾德·史塔克的原諒,并在政務上得到了艾德·史塔克的支持。

  現在凱馮為了聯合南方力量去到了南方并取得了重大的勝利,但是有利就有弊,凱馮帶走了最忠誠的那批貴族,這削弱了西境的實力,但威爾和羅柏以王令來命令西境臣服于希琳陛下的統治的時候,西境是最脆弱的。

  接到威爾命令的塞巴斯頓·法曼伯爵連老東家蘭尼斯特都不想服從,自然不會服從什么新首相的命令,希琳陛下的王令對他的震懾作用也基本沒有。

  塞巴斯頓·法曼伯爵認為現在是他獨立的最佳時機,在威爾和羅柏力量的壓迫下,西境貴族人人只求自保,有的投靠新首相勢力,有的觀望,有的沉默,有的反對,一盤散沙,但只有他一人想要獨立。

  就在他認為仙女島自立的最佳時刻到來的時候,布林登·徒利率領著二十名死士悄悄來到了海邊城市峭巖城,并在黑夜登上了漁船。

  “大人,我們換上蘭尼斯特守備軍的衣服吧。”一西境騎士提議。

  “不,我們換上漁民的服裝。”布林登·徒利淡淡說道。他把自己的蘭尼斯特守備軍服裝鎧甲丟進大海,下達命令:“丟掉蘭尼斯特守備軍軍服,換上打漁服。”

  如果金牙城的西境貴族中有叛徒,就會把他們身穿蘭尼斯特軍服奇襲仙女城的計劃泄露,布林登·徒利上船了才透露自己的真正計劃,西境人再不可靠,也就他一人知道他們是喬裝成漁民進入的仙女城。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