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乘龍佳婿 > 第三百六十九章 閑人不閑

第三百六十九章 閑人不閑

  盡管剛剛聲聲嚷嚷殺狗官,而后又從眾似的嚷嚷逼許澄自裁,可如今縣衙前圍觀的人們在親眼目睹朱廷芳手刃瘋狂揮劍負隅頑抗的許澄之后,情緒卻久久轉不過來。

  就算滄州人都知道明威將軍朱廷芳殺伐果斷,雷厲風行,前頭已經有鮮明的例子擺在那了,可仍然沒想到人居然能做到這份上!這里也許有不少人都喜歡去刑場圍觀殺人,見血時就歡呼雀躍,可在如此猝不及防的情況下陡然目睹殺戮,那種沖擊卻和看斬首完全不同。

  直到張壽令人去行宮押解冼云河等人,而后縣衙之中的差役們匆匆出來,拖走了許澄那死不瞑目的尸體,又開始提著井水非常隨便地沖洗了一下路面,眼看張壽和朱廷芳先后回轉縣衙,眾人方才回過神來。

  而剛剛那兩個在門口傳達縣衙大堂中審案情況的聞道義塾學生,則是在最初的震驚失神過后,一下子興奮起來。其中一個就興沖沖地說:“張博士剛剛那連番質問罵得許澄啞口無言,真是好口才,怪不得能當上國子博士!沒這么好學問,也說不出這樣痛快淋漓的話。”

  “是啊是啊,而且張博士還特意說,像徐老先生那樣的,才是真正的士大夫!”

  他們兩個這一議論,其他人聽到了,也不禁七嘴八舌地討論了起來。他們不像兩個書生那樣好的記性,只能記住一星半點,可無不覺得張壽剛剛那話說得很有氣勢。還有人一時興起地叫道:“怪不得人家是趙國公府的未來姑爺,那位大小姐好眼光!”

  朱瑩之前出入縣衙雖說并不招搖,可縣衙之中人多嘴雜,早就有風聲傳了出來。沒人認為那位大小姐是來探望兩位兄長的,全都覺得那是追著如意郎君來的,這還是因為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朱瑩跟著張壽出了城,否則各式各樣的猜測只會更多。

  可如今,不少人都在津津樂道郎才女貌,甚至有閑人還猜測起了婚期,以至于才剛悲慘死去的許澄,竟是就這樣被人刻意淡忘了。

  而男裝戴著斗笠隱在人群中的朱瑩,則是聽得眉飛色舞,心花怒放,完全忘了自己剛剛看到許澄持劍向張壽逼過去的時候,她即便早就得到阿六通風報信,知道那把劍是沒開鋒的,仍然一時緊張到呼吸摒止。

  此時,她在朱宏和朱宜的護持下從人群中擠了出來,從側門偷偷溜進縣衙的時候,眉眼間仍舊帶著深深的笑意。當她迎面看到滿臉嚴肅的朱二和張琛時,不禁就打趣道:“你們死板著一張臉干嘛?大哥和阿壽一搭一檔,那狗官死了,就算朝中老大人們也不能說三道四!”

  “誰在乎那個許澄!”朱二有些氣急敗壞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隨即就低聲說道,“瑩瑩,你剛剛在外頭,有沒有注意那些紡工和棉農來了多少?”

  朱瑩頓時樂了:“紡工也好,棉農也罷,腦門上又沒刻著字,我怎么認得出來?不過你如果說的是曾經跟著冼云河占了行宮的那批人,我雖沒見過,可想來應該是精壯有力的,外頭這樣身材的人倒是不少。而且我聽到不少人都在說許澄該死,冼云河他們無辜。”

  “唉,那就沒錯了!”

  朱二嘆了一口氣,旁邊的張琛就接口說道:“昨天晚上葛祖師召見了我,問了我調查無地無業的結果之后,就旁敲側擊地對我說,冼云河他們幾個恐怕難逃一死。大皇子等同于被褫奪了繼承權,之前朱老大又把那些富紳大戶敲打得夠嗆,如今許澄又被朱老大殺了……”

  雖說張琛沒說完就姑且停住了,但朱瑩又不是笨蛋,沉吟片刻就若有所思的說:“說得也是,朝廷挨了狠狠一巴掌,其他人或死或倒霉,所謂亂民不殺幾個怎么行?如果不殺的話,朝中那些老大人們還會把責任往阿壽頭上推,畢竟東西是他做出來的!”

  “沒錯,我就是擔心這個!”

  張琛恨恨地一拳砸在墻壁上,煩躁不安地說:事情歸根結底,是我惹出來的,如果小先生真的饒了冼云河那些人,卻回頭被朝中那些本來就不喜歡他的人攻譖,那我豈不是罪大惡極?而且……”

  仿佛不知道該如何組織語句,他頓了一頓,這才一字一句地說:“而且,我也不覺得冼云河他們做錯了!碰到大皇子那樣貪得無厭之人,碰到許澄那樣卑劣無恥的地方官,再加上一群在地方上一手遮天的大戶,他還能如何?”

  “進京告御狀?登聞鼓可不是一般人隨隨便便就能敲的!狗急尚且跳墻,如果是我,被逼到絕路上,什么皇子,什么縣太爺,我也顧不上了!”

  朱二意外地瞥了一眼張琛,沒想到出身公府,一向被認定是紈绔中頭牌人物的這位秦國公長公子,竟然會同情那伙亂民——雖然其實他也覺得冼云河那些人沒什么錯,可他才不會不成熟到隨隨便便說出來。

  然而,當他扭頭再去看朱瑩時,發現妹妹竟是贊同地連連點頭,他立刻就忘了什么成熟不成熟,趕緊也附和道:“我也覺得那八個家伙確實冤枉,都說官逼民反,要不是活不下去,誰會做出那樣匪夷所思的事情來?可是,張……你家那位的性格,瑩瑩你該知道的。”

  朱二思來想去,還是選擇把話說得含糊一些,而他用你家那位來指代張壽的做法,果然也取悅了朱瑩。

  朱瑩想都不想就點點頭道:“你們說得對,以阿壽那種善良的性格,哪怕聽葛爺爺說了朝中那些家伙的態度,說不定還是未必會殺了冼云河他們八個。他這個人看似溫和,其實犟得很,就算知道某些人會借題發揮,仍舊會堅持己見!所以……”

  她頓了一頓,斬釘截鐵地說:“那我干脆先回京去好了!”

  “這……”朱二頓時頭皮發麻,大小姐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要走?他本能地把心里想的話直接說了出來:“葛祖師那么厲害的人都不得已下了滄州,顯然是為了勸服我那未來的妹夫,也就是他最看重的關門弟子,足可見他也沒辦法,瑩瑩你回京有什么用?”

  “有用沒用不是說的,而是做的。”朱瑩嘴上說得豪氣,可那胳膊肘突然狠狠給了朱二一下,卻說明她其實被這話氣得不輕。等到朱二嚇得捂著胸口一溜煙跑出去幾步,她這才轉而看向張琛,隨即便嫣然一笑。

  張琛從前迷戀朱瑩,就是因為她容貌絕艷,一顰一笑全都讓人顛倒迷醉。哪怕如今已經基本上絕了這心思,可此時看到她對自己這一笑,他還是有一種口干舌燥說不出話的感覺。

  “張琛,你在邢臺做的事情,我都聽阿壽說了。雖說滄州會鬧成現在這番光景,確實有一點點是你的緣故,但那更多的是因為別人貪得無厭,你只不過做了你不得不做的而已!”

  能聽到這樣的夸贊,要是從前的張琛,他一定會覺得欣喜若狂,可現在的他卻感覺不到多少安慰——當從葛雍的只言片語中體會到,他這牽扯出的一連串事件恐怕會連累到張壽,他就覺得惱火之極。

  他早就完全忘了去年他剛知道對方是朱瑩的未婚夫時是什么樣的憤怒心情。當然,就算他想起來了,也一定會死鴨子嘴硬。他只覺得,是自己沒把事情做得天衣無縫。

  因此,這會兒他不自然地別開了目光,有些硬梆梆地說:“這些我都知道,不用你安慰我。”我又不是需要安慰的小孩子!

  “誰安慰你了?我的意思是說,我大哥和阿壽好像總有點合不來,我二哥有點蠢,阿壽身邊雖說有阿六在,但很多地方阿六也幫不上忙。所以,要靠你了!”朱瑩嘿然一笑,這才洋洋得意地說,“將來你要是真想娶個絕色美人為妻,那這次就拿出真本事來!”

  “記住,美人可都是喜歡英雄的!”

  眼見朱瑩說完這話,步履輕盈地轉身離去,張琛足足愣了好一會兒,直到聽見朱二那哧哧的笑聲,他才惱羞成怒,三步并兩步趕過去揪住人。兩個素來瞧不慣彼此的家伙半真半假地扭打了一陣,最終分開時,張琛就虎著臉整理了一下亂七八糟的衣襟。

  “美人愛英雄,這話瑩瑩說得確實沒錯。”自覺婚事已經敲定,雖然還是不清楚女方到底是何方大家閨秀,但并不妨礙朱二用名草有主的態度來指點張琛。“京城那些千金小姐,雖說不少人都和瑩瑩合不來,但也有人和她交好。她給你說媒,比誰都管用!”

  見張琛虎著臉不說話,朱二就循循善誘地說,“不說別的,陸三胖可不就是靠著瑩瑩撮合,和劉家小丫頭見了一面?就算突然殺出來一個二皇子,可他居然瞅準機會表現出了英雄氣概。結果,你看到了,他那事情鬧到了皇上跟前,那死小胖子成了浪子回頭的典范!”

  “沒事說陸三胖干什么!”

  張琛嘴上發火,心里卻并不完全贊同朱二的話——陸三胖那天賦確實出眾,也難怪能脫穎而出,就連一貫不待見這個幼子的陸綰都不得不對其另眼看待。但是,張壽請朱瑩給陸三郎說媒的效果確實不賴,他甚至還記得自己聽張武提過,人也曾經求過張壽做主婚姻。

  如今,張武是準駙馬,張陸是準儀賓,就等著成婚了,而他的絕色佳人在哪?張壽可是不但答應過他的,而且,他爹還親口把他的婚事托付給張壽了!

  糾結了一會,張琛就意識到這樣的糾結毫無意義,如果真的是美人愛英雄的話,他做的事情還和英雄搭不上邊,至少不如陸三郎當街斥責二皇子有英雄氣概。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隨即看著朱二,強行岔開話題道:“調研無地無業人口的事,只做了三條街,而且還不太準確。畢竟,我們不是本地人。蔣家和齊家的工坊不是合并了嗎?我們去見蔣思源,讓他出面,再仔細排查幾條街,同時把工坊安頓好……”

  張琛只字不提接下來張壽要審的案子,可心里卻已經打定了主意。一人做事一人當,真要是朝中大佬們暴跳如雷,他就出來扛好了!冒充二皇子心腹的是他,冒充高價收棉花的也是他……他就不信老爹就會袖手旁觀!

  趙國公朱家要是和秦國公張家聯手,他就不信斗不過那些老頑固!

  朱二見張琛竟是不肯接自己的話茬,他頓時大為遺憾不能繼續揶揄人兩句。可心不在焉地聽著,他突然想起早上發現的另一件事,連忙小聲說道:“對了,昨兒個晚上我去找老咸魚和小花生的時候,就發現兩人突然不見了。他們這一老一少會不會做出什么蠢事來?”

  張琛和老咸魚一點都不熟,此時不禁眉頭大皺。沉思片刻,他就心煩意亂地說:“先不管他們!一會兒銳騎營的杜衡肯定會親自帶人過來,縱使想要搗亂,銳騎營也不是吃素的!”

  縣衙公堂上,仍然是之前那番光景,唯一不同的,也許就是張壽和朱廷芳換了個位置。至于葛雍,老太師老神在在地坐在原來的位置上,閉目養神,仿佛在打瞌睡。

  公堂兩側的差役們站得筆直,一個個昂首挺胸,就是最挑剔的上司也沒法挑出他們的不是來。但是,站歸站得筆直,卻不時有人拿目光偷瞟堂上三人。哪怕葛雍地位最高,可窺視他的人卻遠遠少于窺視朱廷芳和張壽的。

  這些皂班差役和之前相比,已經有一大半換了人——而從許澄的遭遇來看,沒人覺得從前那些人還能夠安然回來。而填補那些如今還押在行宮之人空缺的,是曹五等各家鏢局以及武館推薦的弟子,雖說差役被某些讀書人家視之為賤役,但經制正役依舊很有吸引力。

  每月的錢糧以及各種油水,比趟子手風餐露宿冒風險要強多了!就在眾人這難耐的等待之中,外間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回稟三位欽使,銳騎營杜將軍把人犯都送來了!”

  聽到這話,張壽心道一聲終于來了,隨即就沉聲說道:“請杜將軍進公堂旁聽,把人犯都押進來!”

  :。: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 做什么不锈钢产品赚钱 微信坐庄怎么赚钱 捕鱼平台哪个好 赚钱 dsdt16.com 地下城勇士官网 辽宁体育频道快乐麻将 主播公会前期怎么赚钱 手机卖视频怎样赚钱是真的吗 雷锋彩票苹果 手机麻将群怎样赚钱 加油站和开发哪个赚钱 卓易彩票游戏 微信上的派派小游戏能赚钱吗 欢乐捕鱼攻略 现在养海鸭能赚钱吗 妻中蜜3怎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