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璀璨王牌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春日戰之動若雷霆的打擊

第三百五十五章 春日戰之動若雷霆的打擊

  當劉秀在全力趕回帝都之際。

  在帝都的最北側的皇宮里面的西邊宮殿群里的最顯眼的一座的建筑里,里面排列著數十個牌匾,而在第一排的牌匾后面,陡然出現一圈光暈,一名身穿金黃色龍袍的男子身影頓時浮現在那里,手中正把玩著一個鐫刻著金子的牌匾,男子將牌匾放立在桌案上,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牌匾。

  這名男子面貌儒雅,器宇軒昂,身材修長,身上籠罩著一種無形的威嚴,給了一種及其濃重的威壓感,然而單從面貌看來,就是一個年僅二十余歲的小青年罷了。

  但是此人正是御極二十余載的,被稱為中興大帝的圣武帝,劉徹。

  這個時候,劉徹身后一陣空間波動,一道黑袍人影頓時出現在劉徹身后,黑袍人影單膝跪下,口中說道:“陛下,圣武王,已然啟程,一切都已準備就緒。”

  劉徹仿佛沒有聽到黑袍人影的話語一樣,眼神飄忽的看著牌匾,單手輕輕的拂過眼前的牌匾,眼聲中浮現了一絲迷茫的神色,片刻又消失,又浮現了一絲緬懷的神色,劉徹反復的觸摸著這牌匾,久久不語。

  而黑袍人影,說完話語之后,也依然沉默的動也不動的跪在原地。

  這個時候,一滴金色的液滴,陡然滴到了牌匾之上,牌匾瞬間便光芒大作,劉徹眉頭一皺,單手一揮,光芒隨即被包裹起來,隱隱約約在牌匾中浮現了一些文字和其他看不清的東西。

  劉徹十分復雜的看著牌匾,隨即眼中浮現一絲瘋狂和貪婪的神色。

  半晌之后,劉徹緩緩的轉過身來,雙手背在身后。居高臨下的望著黑袍人,一聲帶著無比威嚴的聲音響起。

  “很好,那一切就按朕之前交待你們的去辦吧,另外,天武侯和神武侯那邊,你明白么?”

  “屬下明白。”

  “嗯,下去吧。”圣武帝劉徹漠然的點了點頭。

  “諾”

  黑袍人影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之后,旋即又消失在原地了。而劉徹的眼皮都不曾抬起半分。只是神色淡然的看著牌匾,眼中流露出一絲不舍和后悔的神色,隨即掩去,雙目透露出一股堅定的神色。

  從劉徹身上蕩起了一股極其強悍的氣息,這股似乎達到了圣境的極致,隱隱約約帶著帝境的威壓。

  低聲呢喃道:“時間不多了,朕,沒有其他辦法了。”

  旋即劉徹單手一揮,在光圈中剛剛還光芒大作的牌匾頓時歸于平靜,化作一道金光鉆入了劉徹的衣袖之中。

  劉徹冷然的看著眼前數十個其他的牌匾,冷笑了幾聲之后,其身影也驀然消失在原地。

  與此同時,劉睿等一行人來到距離帝都相隔千余里之外的萊蕪谷,一群穿著千奇百怪的百余人團團圍住了劉睿一行人。

  劉睿卻絲毫不為所動,竄出馬車,饒有興趣的看著所謂的搶劫。

  畢竟,護衛自己的十余名護衛都是王府精挑細選的,更是早年跟隨父王征戰沙場的精銳兵士。更別提還有程九凌這位自己父王的心腹愛將的存在了,雖然聽說武道修為好像是六大部將中最低的,不過料理區區蟊賊定然不在話。

  一旁的程九凌見到劉睿鉆出馬車,也不以為意,而且在程九凌看來,讓自家的世子早一點見血也是件不錯的事情。

  果不其然,沖殺過來的山賊紛紛都被護衛擋住,而程九凌只是端坐在馬背上,神色冷峻。

  根本就沒有動作,可能是覺得區區蟊賊不值得他動手吧,劉睿在內心里暗暗的猜測到。

  而局勢也正是如劉睿猜測那樣,山賊被殺了二十余人,不但不能突破侍衛們的防御,并且僅僅才造成了數名侍衛輕傷,一名侍衛重傷的結果。

  這讓不遠處的山賊頭領心下戚戚,十分畏懼的望了劉睿他們這邊一樣,眼神中露出十分恐懼的神色。程九凌略有所感的望了山賊頭領,眼中閃過一絲冷然的神色,身上氣勢一閃而沒。

  山賊頭領和程九凌四目相接之際,陡然感受到了程九凌身上氣勢,身體頓時僵住,如墮冰窖一般,頓時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

  這個山賊頭領姓李,是個修武者,原本也是圣元帝朝陳州夏郡的一名郡兵軍侯,擁有筑基的武道修為,在二十余年前,時值天下大亂的時候,這位李軍侯不想過軍伍這種枯燥的生活了,想要過高人一等的奢侈生活,于是思慮之下,便落草為寇,生活倒也過的有滋有味。

  漸漸的也修煉到了筑基的巔峰修為,一開始,聽手下匯報的時候,毫不在意,還以為是某個世家子弟出門游玩,就琢磨著,如果是略有身份的,就讓他們交出錢財就可以了。

  沒想到卻一腳踢到的鐵板上,一開始這個前李軍侯,也察覺到不對勁,畢竟那十余名護衛個個身手非凡,而且出手招招狠辣,看起來還擅長聯合搏擊之術,這位李頭領就知道對面這些絕對不是普通的護衛,并且他還能感受到其中散發出來的沙場氣息。

  這群護衛絕對是軍伍人士,而且不同于自己,絕對是上過戰場的。當他更感應到十余名護衛中倆位明顯是統領的人物和自己同樣擁有筑基修為的時候。

  就下定決心要開溜,更何況對面穩穩坐在馬背的那名男子,更是深不可測。山賊頭領在內心想到。當他和程九凌四目相接的時候。

  感受到程九凌身上氣勢的時候,更加堅定自己的想法,于是他眼珠一轉。大聲喊道

  “兄弟們,他們只有區區十余人,我們的人數是他們的十倍,殺一個,本頭領賞金千兩。”

  原本因為傷亡較大而畏縮不前的山賊們,聽到自己頭領的話,先是一怔,隨即雙目中都閃爍著貪婪的神色,瘋狂的撲向劉睿他們。畢竟這群山賊在從賊之前,基本都只是些粗懂武藝的農夫和樵夫之類的。雖然能感覺對面的人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但是卻了解不多,根本意識不到兩方之間天差地別的懸殊。

  因而在山賊頭領賞金的鼓舞之下,之前膽怯之意完全消失,腦海只留下殺人領賞金的想法了。

  而與此同時,程九凌臉上浮現嘲弄的神色,同樣的那兩名侍衛統領也露出不屑的神色。在他們看來,這群烏合之眾,根本不堪一擊。只是由于馬車內有劉睿的存在,必須以劉睿的安全為第一目標,不然,侍衛們不至于成防御陣型護在馬車周圍,早就結陣殺向山賊了。

  程九凌本來只是目視著這場在他看來是玩鬧的廝殺。余光微微一瞄,臉上露出一絲訝然的神色。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