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璀璨王牌 > 第八百二十一章 信和鳴,他們的孽緣(第四更)

第八百二十一章 信和鳴,他們的孽緣(第四更)

  PS:還欠兩章。

  在體育競技的世界里。

  實力就是唯一的衡量標準!結果才是人們最終看到的唯一存在!

  表現出該有的實力水準!

  斬獲到該有的實績結果!

  才會得到所有人的認可!!

  而比及茂野帶著御幸剛剛來到B面操場時候,映入到眼簾里的,卻不僅僅只是澤村和茂野,還有著另外兩道熟悉的身影,一名高大魁梧堪稱是大猩猩的少年,以及另外一名身形略微矮小,卻擁有著一頭標志性黃毛的少年。

  “嚯嚯?你就是那個降谷曉,那個傳聞中可以投150KM的家伙?看起來,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嘛?”

  在茂野聽起來,這極度欠扁的熟悉話語。

  黃毛少年,圍繞著降谷曉,轉了一圈,摸著自己的下巴,一副很是懷疑的眼神說道。

  “鳴,你這樣很失禮的。”

  旁側那位身材壯碩的少年也是有些無奈的說道。

  這兩道身影,不是其他人,正是目前整個東京地區,甚至都可以說是,全日本里,青道高中最大的敵對投捕——原田雅功和成宮鳴(若是論整體投手陣和捕手陣容的實力的話,那肯定還是巨摩更勝一籌,勝負不是唯一標準,卻是最基礎的標準,不過巨摩是依靠繼投打贏的,所以,論青道在整個夏季大賽里,最大的敵對投捕,應該還是稻實投捕了。)

  “你到底是誰,一臉很了不起的樣子!”

  降谷倒是沒有說什么,一旁的澤村就已經是有點氣沖沖的說道。

  剛剛在那邊本來就被自家那位腹黑前輩氣出內傷了。

  來到這里,居然還碰到一個,看起來就不像是什么好人,而且明顯和那位魂淡御幸前輩很相似的家伙,還用打量貨物一樣的眼神看他們,最最最重要的是!問出名字后,那赤果果無視自己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啊!啊!是什么意思啊!

  澤村童鞋表示自己很受傷!

  “嘿嘿?對我感興趣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嘛,嗯,我懂,我懂,既然你都這么感興趣了,那么,本王牌就告訴你吧,本王牌就是稻城實業二年級王牌——成宮鳴,是目前全日本最強。。。。。。”

  “他就是一個愛哭鼻子的黃毛小子罷了,不需要太在意哦。”

  在成宮鳴微微仰頭,帶著很是自得表情,自我介紹,還沒有說完時候。

  在輕飄飄響起的話語,便是打斷了成宮鳴。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身影。

  該說是孽緣的感應。

  幾乎就是在這句話剛剛響起時候,成宮鳴便是豁然扭頭,看向聲音響起的方向,那映入到這位鳴殿下眼簾之中的茂野信那一抹戲謔神色時刻。

  成宮鳴便是忍不住額頭上冒出了一絲青筋。

  “嚯嚯!這不是去年的手下敗將,弱君殿下,茂野信君嘛?”

  一見面,就立刻擦出火花的兩位王牌大人。

  茂野信的正面挑釁,也是讓成宮鳴瞬間跳腳,掛在臉上的“冷笑”面容,也是毫不客氣的立刻懟了回去。

  “誒?”

  “額?”

  面對面的那種恐怖氣場。

  也是瞬間,讓在場的降谷和澤村兩位萌新雙投眨了眨眼睛,流露出了一抹迷惑不解的神色。

  不知道為啥。

  總感覺這兩位前輩的氛圍很恐怖的樣子。

  而一旁的御幸和原田也是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他們也搞不懂為什么。

  自從去年開始,只要茂野和成宮碰到一起,就絕對會掐架的那種,就偏偏是這種關系,告訴你們估計都沒有幾個人相信,他們私底下還居然擁有各自的郵箱地址和line,似乎還經常發郵件和消息的樣子。

  天知道,他們的關系算好,還是不好了。

  “你還真敢說啊,鳴!不就是贏了一次嘛,有什么好得意的,而且,那是暴君!是暴君!雖然,我知道以你殘念的智商,國文肯定學的不咋樣,我倒是可以抽空幫你輔導一下功課啊!”

  茂野那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那倒是不必了,本王牌的國文水準還是很不錯,不過,阿信,記憶力不好的話,還是多吃點核桃吧,訓練賽之類東西就不說了,就說大賽的話,算上國中時期,本王牌可是擊敗過你兩次的啊,2比0,所以,說你手下敗將可是一點錯都沒有喲!”

  成宮鳴的眼神也是變得很是“核善”起來。

  “還不是運氣好的緣故!”

  “哼!反正就是擊敗你了,你還一次都沒有贏過我呢!”

  “本王牌還是全國優勝投手,鳴,你區區一個四強投手,別太囂張了!”

  “誰囂張還不知道呢!輸了就是輸了,阿信,還找什么借口!”

  “豈可修!黃毛小子,有本事等下就一決高下啊!看本王牌不打哭你!”

  “好啊!正合我意,瘦猴子!看本王牌再送你一敗!”

  “哼!”

  “哼!”

  毫無底線,極度孩子氣的兩大王牌投手,互相扔下狠話之后,然后都是氣沖沖的背身離開了。

  那同樣大踏步離去的身影。

  御幸也是眨了眨眼睛,流露出一抹好笑的神色。

  “阿信這個家伙,難道忘了,今天他肯定是不能上場的嘛?”

  一旁的原田雅功也是露出了一抹很頭疼的神色,然后沖著御幸等人微微欠身示意,也是迅速跟上成宮鳴的步伐。

  “鳴!你等一下!”

  離開B面操場,朝著A面操場方向踏步走去了。

  徒留下御幸在原地聳了聳肩,以及還有另外兩位在風中凌亂的萌新投手。

  “誒?剛剛是發生什么事情么?”

  澤村帶著很是困惑的表情輕聲說道。

  一旁的降谷曉也是很不解的搖了搖頭,似是很難理解剛剛發生的事情。

  “呵呵。”

  御幸也是雙手倒放在身后,輕笑著搖了搖頭。

  “剛剛那個看起來很了不起的家伙,到底是誰啊?御幸前輩?”

  澤村還是一臉很好奇的表情問道。

  降谷曉也是將視線投注到御幸身上,流露出一抹感興趣的神色來。

  “鳴么?你們只需要知道,他是我們青道高中最大的敵人,想要打入甲子園,就必須要擊敗的存在,是一個和阿信實力不相上下的投手。”

  御幸臉上浮現出一抹少見的鄭重表情,看著面前的降谷和澤村,輕緩而又堅定的說出這么一句令澤村和降谷都為之震動的話語。

  和自家那位茂野前輩一樣可怕的投手嗎?

  望著剛剛成宮鳴離去的方向。

  澤村和降谷都是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抹震動神色,在內心里如此想到。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