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荒原閑農 > 第443章 沒記性

第443章 沒記性

  吃完了飯,蒼海和顧涵繼續干活,把剩下的半塊冰給割了下來。

  “接下來怎么辦?”顧涵望著浮在水面上的兩塊浮冰問道。

  蒼海道:“怎么辦,涼拌!你上去在離著冰邊遠一點的地方開出一個糟來,要開在中間,不需要開通,只要足夠深就行了,等會留著掛東西用”。

  顧涵見蒼海要走,張口問道:“你上哪里去?”

  “我去找東西拖這玩意兒,我上哪里去,等會拖這東西不要鉤子么?”蒼海說道。

  顧涵好奇道:“回村?”

  “回什么村啊,附近就有!”蒼海沖著顧涵擺了一下手,得意的沖著他笑了笑,然后故作神秘的走到了一邊去了。

  顧涵有點兒摸不著頭腦,不過他也不多想,專心的按著蒼海說的切著冰塊,因為只是掏糟并不是挖孔,所以這活兒顧涵干起來挺快的,沒有一會兒就按著蒼海說的,在兩個大冰塊上掏出了三十公分長,二十公分寬,十來公分深的冰糟子。

  這時蒼海回來了,肩上扛著兩個樹棍子,手里拎著一只船錨。

  錨是中國式的船錨,并不像是歐式的那樣兩個齒,中式的船錨都是四個齒的,只要側著的無論怎么放都有兩個齒接觸到地面,有點兒像是電視中放的飛虎爪的大號版。

  船錨是屈國為老爺子那條船上,現在船被拖到了岸邊,船錨呢自然也就沒什么用處了,所以蒼海就取下來用一用,等著用玩了再給老爺子送回去就行了。

  一看到蒼海手中拎的東西,顧涵一下子就樂了:“還是你小子想的周道,居然想到了用船錨,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呢”。

  “等你想到黃花菜都涼了!”

  蒼海說著把肩上的兩根木棍子往地上一扔,然后把鐵錨拿起來沖著顧涵挖出來的洞上比劃了一下,發現大小正合適,于是便把鐵錨的鏈子一端固定在了爬犁上,兩個錨齒掛在了冰糟上。

  “過來,你和我一人站一邊,把冰塊撬起來一些”蒼海扔給了顧涵一根木棍子,然后開始指揮著顧涵讓他像自己一樣把冰塊給撬起來。

  這樣的話冰有著力點一頭就會往上翹,這樣的話很容易就能讓浮冰塊的一頭壓在冰池周圍的冰層上面。

  當兩人一合力把冰塊給撬起來的時候,蒼海對著丑驢子發出了拉的命令,丑驢子一接到蒼海的命令,立刻抬起了四蹄重重的敲在了冰面上,開始用力的向前拉去。

  咔!咔!咔!

  蒼海覺得爬犁似乎是要散架似的,于是沖著丑驢子喊了一聲停。

  這個時候冰塊已經有差不多三分之一還要多已經被拉出了水里,雖然冰塊看上去大,但是因為一大半都在水中,借著水的浮力所以丑驢子拉起來并不是太吃力,再往上拉一拉因為冰面又是光滑的,所以總的來說把冰拉出水不是什么大事。

  現在蒼海怕的就是把爬犁給拉壞了,要知道爬犁原本設計的就不是用來拖東西的,而是用來裝東西的。

  來到爬犁的旁邊,蒼海伸手檢查了一下爬犁,發現好像沒什么大問題,于是又讓丑驢子慢慢發力。

  雙目不停的在冰塊和爬犁之間掃視著,蒼海見證著冰塊被一點點的拖出水面,并且被拉到了一邊。

  一塊上來了,那剩下的另外一塊自然也不是問題。很快蒼海和顧涵就把齊悅要的冬泳池子給整好了。

  “冬泳池子好了,大家都過來看看啦!”顧涵一看大功告成,立刻沖著人群揮著手喊道。

  顧涵的話還有落聲,一條四五斤重的鯉魚突多間從水里躍了出來,身體在空間舒展的扭動著,高高揚起的尾巴一下子扇在了顧涵的臉上發出了一陣清脆的響聲。

  啪!

  蒼海見了下意識的縮了一下脖子,雖然沒有打在自己的臉上,但是蒼海都感覺到了那一份疼痛。

  喔!

  顧涵瞬間捂著腮幫子蹲到了冰面上,然后開始扭著身體似乎這樣能減少身體帶來的疼痛感。

  蒼海愣了一兩秒這想起來自家哥們受傷了,是被一條魚給揍了,才走了過去來到了顧涵的旁邊,關切的問道:“怎么樣?”

  “特么的疼死我了,那條魚呢!我要殺了它”顧涵似乎的覺得自己好受一些了,沖著蒼海說道。

  ”早就跳回湖里去了“蒼海說道。

  蒼海見他的手一拿開,頓時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因為此刻在顧涵的腮幫子上清楚的印著半條魚尾巴,抽中的地方紅的跟抹了紅印子似的。

  “怎么樣,傷的重不重?”顧涵沖著蒼海問道。

  蒼海回道:“你聽聽你自己話話的聲音都有點兒不對了,你說傷的重不重,不過好在都是皮外傷!等回去的時候我讓師薇給你上點藥!”

  蒼海這邊剛說完,艾莉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走到了顧涵的旁邊張口便問道:“怎么樣,怎么樣?”

  一看到艾莉過來了,顧涵一下子樂了,沖著艾莉說道:“你說奇怪不不奇怪,原本是非常疼的,但是看到你居然不疼了!”

  蒼海吃不住了,作了的個干嘔的姿勢退到了一邊。聽到這小子說話,就知道這貨估計是不太疼了。

  一群人現在圍著揮出來的冰池子興高采列的看著,因為水里全都是魚,一群一群的魚。而且什么鯉魚、鯽魚、青魚常見的食用魚類都有,個頭還都不小,翻上來喘氣的最小也都有三十來公分的長度,估計得有四五斤的樣子。

  整群的魚在下面翻騰著,他們還真沒有多少人樣到過這樣的景像,一個個紛紛掏出了手機開始拍了起來。

  顧涵捂著臉站了起來:“喂,喂,大家可以冬泳了,你們不是都吵吵著要冬泳么,現在池子都給你們挖好了,跳的最兇的幾個,趙萍萍、嚴君都別慫啊……”。

  嚴君根本就不帶搭理顧涵的,大聲問道:“誰有網兜,誰有網兜拿來舀魚呀!這么多的魚在水里你還游泳,你是不是傻!”

  ”撈魚,撈魚!”

  眾人也紛紛附和起來,反正就是沒有一個人同意顧涵的,池子好了沒有提游泳的事了。

  眾人很快開始四下散開了,可惜的是這幫子人沒有一人帶著網兜的,找了半天能用的工具一個都沒有,到是站在旁邊的齊悅趁著魚躍上來的時候,用手拍上了冰面幾條。

  見顧涵真的沒事,還有精神懟人,艾莉也開始跟著小伙伴們一起找能撈魚的東西去了。

  顧涵這邊一看現在沒有一個人再提冬泳的事情,便知道想眼睛清涼一下的機會沒有了,這幫人僅僅只是叫的兇巴巴的,根本就不會有人真的在這樣的天氣下湖里去游泳。

  “我還是太天真了!”顧涵望著四下散去的人群,感慨的說道。

  齊悅瞧了他一眼,撇了一下嘴:“你白活了那么大年紀了,女人之間打賭的話你也信,十有八九都會賴賬的”。

  “……”顧涵很無語。

  蒼海一見,大家都不下去冬泳了,那自己的擔心也就沒有了,于是拍了拍手,轉身把自己放在一邊的外套給拿了起來,穿上了身。

  “既然沒什么事了,那我就回去了。對了,別靠池子邊上太近,一定要注意安全,小心別有人掉進水里去了,這溫度下去,等著撈上來沒有多久就凍成冰棍了!”蒼海囑咐了一下齊悅和顧涵。

  也不知道是蒼海烏鴉嘴還是怎么滴,就在蒼海走出了不到三十米,便聽到身后傳來了一陣驚呼聲。

  扭頭還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么事呢,耳朵里傳來了有人的呼救聲:“不好了,不好了!許錦慧掉進去了!”

  我操!

  蒼海這個時候真的想罵人,他這邊才說了多久讓大家小心點,誰知道還沒有走出湖面呢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撥腳向著冰池子旁邊跑過去,等著蒼海來到旁邊的時候,發現顧涵還有一個小伙子已經把許錦慧拉到了旁邊,正努力的把許錦慧往冰面上拽呢。

  見兩人這邊和沒有力氣一樣,蒼海快步走了過去,跪在了冰面上,伸出雙手包著許錦慧直接把她從水中拉了出來。

  ”放在這,放在這!“

  顧涵這邊見許錦慧被拉上來了立刻說道。

  ”放個屁,外面這么冷你想凍確她,快點幫著我把爬犁給套了,另外你們把她抱到那邊的小冰屋里去,把身上的濕衣服脫下來,還有,大家把身上的衣服給她裹一裹,多湊點衣服……“蒼海一邊說著一邊把許錦慧往冰屋子里抱,進了冰屋子之后,先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給許錦慧墊在了身下。

  走出了冰屋的小門洞,蒼海站在了門口,留著齊悅和趙萍萍在里面。

  想了一下,蒼海走到了另外一個冰屋子里,從空間里弄了一點兒水,用一個小瓶子裝了。

  ”把這個水喂她喝一點下去!“

  “哪里來的溫水?”齊悅問道。

  “這你就別管了,我隨身帶著的不行啊”蒼海說道。

  齊悅不言語了,很快把水給許錦慧給喂了下去,然后又把自己的外套還有別人脫下來的外套給許錦慧換上了。

  “怎么樣?”

  “還好,不是特別冷!”許錦慧這時已經從驚慌的狀態中走出來了,聽到蒼海這么問搶著回答了一句。

  “快點兒回去,別到時候真的感冒就不好了”蒼海說道。

  許錦慧這掉進了水里,大家誰都沒有玩性了,于是全都坐上了爬犁,把許錦慧還有幾個貢獻衣服的人圍在了當中。趕著丑驢子等兩輛爬犁一路奔回到了村里。

  蒼海并沒有和他們一起回,自顧自的溜跶回了村里。

  等回到了村里,蒼海問了一下師薇許錦慧的情況,師薇笑著說道:“沒什么大事情,她的身體挺好的,注意保暖就是了,到是你怎么想起來去那邊?”

  “這不沒事么,繞著繞著就繞到那邊去了!”

  蒼海嘆了一口氣,他不知道自己今天是去了好還是沒去的好,去了的話可能切不開湖,自然也就沒有人會掉進水里去。但是萬一初開了湖,自己又沒有在旁邊呢,那無論是誰掉進去,估計等著運回到了村里也都成冰棍了。

  “顧涵呢?”

  “他就是臉腫一些,我給他上了藥,過幾天就好了”師薇說道。

  “那就好!”蒼海說道。

  蒼海這邊回到了家,做晚飯吃飯,第二天一大早帶上家人去鎮子上趕集,這次去采買的東西也不多,無非就是煙花什么的補充一點,以前該買的東西在上一次大集都買的差不多了。

  等著蒼海一家人回到村里的時候,蒼海聽說平安帶著一幫子人游冬泳了,差點兒沒有想打開這些人的腦殼看看,昨兒發生的事情這么快就不記得了?沒點記性啊!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