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幻想生物 > 第一百零三章 隨風潛入夜

第一百零三章 隨風潛入夜

  于曉嵐聞言卻只是勾了勾嘴角,視線先看向謝承文,然后又看向林老師,謝承文明白她的意思,她是說世界上有惡心如張校長,也有傲慢如黃媛媛,但是,更有像謝承文與林老師這樣讓人感到溫暖和喜悅的好人,所以,她才不會失望呢。

  相反,此刻的于曉嵐雙眸閃亮,她在期待著,期待著謝承文亮出他的獠牙,于曉嵐從來都不認為謝承文是一個單純的好人,謝承文在她心里的形象,一直都是一柄藏在劍鞘中的絕世寶劍,她多么想看看這柄劍斬妖除魔的絕世風采啊。

  謝承文有些搞不懂于曉嵐到底在期待著什么,難道在她的腦海中,已經將這一場散發著人性腐臭的利益交鋒,腦補成了絕世高手的對決么?果然還是一個滿懷俠肝義膽幻想的小女孩啊。

  謝承文與于曉嵐的竊竊私語,以及兩人臉上風輕云淡的神情刺激了黃媛媛,她憤怒的伸出肥碩的手指指向兩人方向,嗓子幾乎要撕裂了一般叱喝道:

  “都是因為有這種拖后腿的壞學生,有這樣和稀泥的老師,才耽誤了我們的孩子,你們學校難道還想要繼續包庇下去嗎!我今天話放在這里,如果學校不給我們一個交代,這事沒完,我告訴你們,我就是鬧到教育局、教育廳去,這事也必須有個交代!”

  謝承文淡定的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沒出聲,他不會跟陷入情緒化的人交流,因為那完全沒有意義。

  張校長干咳了幾聲,示意黃媛媛稍安勿燥,接著他轉向謝承文:

  “謝先生,根據我們的了解,于曉嵐同學在今天這場事故中,應該負有主要責任,這一點你認可么?”

  謝承文放下茶杯,堅決的搖頭道:

  “不,我不認可!”

  “你看,張校長你看,所謂有其子必有其父,只有這樣的家長,才會教出這樣的孩子!明明白白的事實擺在眼前,竟然不承認了,無恥!無恥之尤!我看我們也不用談了,你們學校不嚴肅處理的話,我就直接報警!”

  張校長趕緊賠笑道:

  “黃女士,不至于,不至于,咱們再說說,再說說。”

  謝承文卻冷冷的看向黃媛媛道:

  “好啊,我同意報警,黃女士,請你報警吧!不過,作為一個善良的市民,我好心的提醒你一下,你兒子與我們曉嵐的事情,可以定性為故意傷害,也可以定性為斗毆,如果追究事件起因,你兒子恐怕還要負全責。另外,你兒子這個傷大概輕微傷都算不上,就算報警而且我們全責,也就是訓誡加賠償醫療費而已。”

  黃媛媛愕然的看著謝承文,然后暴跳而起:

  “好,好得很!那我們就看看,到底是故意傷害還是斗毆。”

  謝承文淡淡的開口道:

  “我們曉嵐的父親是本區的刑警隊隊長,你說我們是不是比你們更熟悉法律呢?呵呵。”

  不等黃媛媛反應過來,謝承文又轉向張校長道:

  “張校長,既然黃女士不打算和解,那么我們也要做打官司的準備,所以,我要求證據保全,請學校提供相關的監控錄像,以及貴校留存的第一手調查記錄資料也要提供給我們。”

  張校長臉都黑了,他恨恨的掃了黃媛媛一眼,如果這事真鬧上了法庭,這學校的名聲也就基本上毀了,他的政治前途也同樣可以寫上休止符了。

  “這,這,不至于啊,兩位,咱們都冷靜一下,這并不是什么大事,再考慮一下啊,再考慮一下,冷處理對孩子才是最好的呀!”

  黃媛媛這時終于反應過來,氣得臉色發紅,抬手指著謝承文道:

  “行,刑警隊長是吧,我家老李還跟市長熟得很呢,看看誰制的了誰吧。”

  黃媛媛說罷伸手抓住自己兒子的胳膊往上一提,李文軒一臉蒙蔽的站了起來,謝承文看著兩人想走,慢悠悠的開口道:

  “等等,李文軒是吧,我還有個問題希望你能回答,這個問題可能會決定你要不要坐牢!”

  眾人聞言都瞪大了眼睛,坐牢!?這他么是危言聳聽吧?更何況,人家李文軒是受害者啊?坐牢是于曉嵐該擔心的事吧?

  黃媛媛愣了一下,最忌譏諷的笑了起來:

  “呵呵,黔驢技窮了吧?繼續恐嚇呀!坐牢,我倒要看看誰會去坐牢!”

  謝承文面色不變,微笑著看向李文軒:

  “李文軒同學,那條手鏈是你跟劉波爭執的時候弄壞的吧?”

  李文軒莫名其妙,但是這個回答他不敢說,只好看向自己的媽媽,謝承文見狀又道:

  “怎么,眾目睽睽之下發生的事情不敢承認么?”

  黃媛媛冷冷的看著謝承文,臉上一副看好戲的表情,聞言對兒子道:

  “說啊,有什么不敢說的,不就是一根破手鏈么。”

  李文軒點頭道:

  “是的。”

  謝承文笑著點頭:

  “很好,那么,那條手鏈是你從劉波手里搶過來的,對么?”

  “不是,是他給我的。”

  “那他為什么還要搶回去呢?”

  “這...誰知道啊!”

  謝承文笑的更開心了:

  “李文軒同學,當時可是有好幾個證人的,撒謊毫無意義。”

  黃媛媛不屑的哼了一聲道:

  “就算是他搶來的又如何,不過是孩子之間的玩鬧罷了,你不是想要告訴我,就憑這個,我們家孩子要坐牢吧?哈哈...真是可笑!”

  眾人也都有同樣的想法,唯獨謝承文一副淡定的樣子,點了點頭道:

  “不錯。”

  “哈?!原來你是個神經病啊,真是夠了,張校長,你叫我來是浪費我時間的么?”

  張校長無言以對,他看向謝承文臉色已經沉了下來,如果謝承文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張校長覺得或許叫保安來將謝承文趕出去也是個不錯的主意,這事,終究還是要找于曉嵐的親生父親才行,這個做父親的也是可以了,都找了什么人來應付學校啊。

  林老師則有些著急,她弄不清楚謝承文到底想干什么,但是謝承文想要用‘搶奪并損毀手鏈’來威脅黃媛媛顯然不現實,那條手鏈真的擔不起這個重擔呀。

  謝承文老神在在:

  “黃女士,一條普普通通的手鏈當然不可能讓令公子坐牢了,但是,如果那條手鏈的價值極高呢?高到足以讓警方以重大案件立案呢?”

  眾人再一次愣住了,價值極高?這,這是打算碰瓷么?就算于曉嵐的父親是刑警隊長,這種事情也是做不到的吧?現今可是法治社會呦。

  黃媛媛哈哈大笑:

  “太可笑了,這是我今年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沒有之一。極高的價值,你說極高就極高啊,不就是一條破手鏈么,大街上隨便都能買到,你告訴我,價值極高在哪里了。”

  謝承文笑了笑:

  “黃女士,你無知就不要以為別人都跟你一樣無知,同樣是磚石鋼鐵,你丈夫建起的高樓大廈,跟農場里的豬舍能一個價么?附加價值了解一下。”

  “什么附加價值?你給附加的?笑話!”

  張校長也咳嗽了一聲道:

  “謝先生,法律不支持感情附加之類的,就算這手鏈極有紀念意義,對于曉嵐同學來說非常珍貴,也不會被視為具有普遍認同的價值。”

  謝承文沖著張校長一笑:

  “張校長的學問不錯,不像某個不學無術的人,不過,我說的價值并不是這種價值,而是真實存在的價值,是被普遍認可的附加價值。”

  黃媛媛有些不淡定了,難道那條手鏈真的是具有極高價值的?莫非是古董?

  黃媛媛狐疑的看了兒子一眼,有心問問兒子那條手鏈有什么特征,卻又不好當著謝承文面開這個口,那樣的話豈不是顯得自己很沒信心。

  “哼!就算那條手鏈是個古董又如何,我們家又不是賠不起!”

  “這不是賠不賠得起的問題,黃女士,你這話就是不懂法律了,這是事件的性質問題,錢當然也是要賠的,牢也是要坐的。”

  黃媛媛一口氣憋住在胸口,整張臉都憋紅了,這人怎么這么惡毒,真是瘋狗一樣的爛人,咬上一口入骨入髓呀!果然,跟那個瘋子一樣的女孩都是一路貨色,自己怕是惹了一群瘋子啊!

  有心想要罵回去,但是黃媛媛卻忽然心虛了,她倒不是真的相信了謝承文的說法,而是被謝承文的狠毒給嚇住了,所謂穿鞋的怕光腳的,顯然,自己面對的就是一群光腳的,惹不起,惹不起啊!

  謝承文笑呵呵的看了看沉默的眾人,然后向于曉嵐伸手道:

  “曉嵐,那條手鏈呢?”

  于曉嵐趕緊從書包里掏出了一個紅色的小首飾袋,拉開拉鏈,將斷成了三截的手鏈遞到了謝承文的手里,盡管謝承文已經說過這條手鏈并不那么重要,但是看到這條損毀的手鏈,于曉嵐還是心尖都疼的直打顫。

  謝承文攤平手掌,讓眾人看了看手里的手鏈:

  “這條手鏈價值極高,李文軒同學是在知情的情況下意圖進行搶奪,正常人都知道,這明顯是在犯罪,至于曉嵐后來對李文軒的傷害行為,完全是為了保護自己財物所進行的正當防衛舉動,所以我們正式決定將這件事進行報警處理,張校長,林老師,這是重要證物,請你們做個見證。”

  李文軒嚇得臉都白了,別人或許對謝承文的話不以為然,但是李文軒卻信了個十足,因為他完全不懂法律。

  “媽,媽,我不要坐牢,救我啊,媽!”

  黃媛媛回過神來,拍著兒子緊緊抓著她胳膊的手安慰道:

  “別怕,文文,根本不可能坐牢的,那都是他嚇唬你的....文文,他說你知情,那你事先就知道這條手鏈價值極高么?”

  后半句當然是咬著兒子的耳朵問的,李文軒剛想搖頭,但是又忽然想起了什么,臉色頓時變得更加難看了。

  “媽,媽,我不想坐牢,不想坐牢啊。”

  “你這傻孩子,怎么這么沒用,將來還怎么繼承家業啊!你真的事先知道這條手鏈價值極高啊?”

  “我,我還以為他們吹牛的,媽,救我啊!我真的不知道,我以為他們在吹牛!嗚嗚...”

  李文軒越說越大聲,最后徹底失控了,直接哇哇的哭了起來。

  這事好像變得越發的神奇了,這個轉折到底是怎么產生的?難道那條看上去一點都不起眼的手鏈真的價值極高?問題是,現場沒有人能確認這點,果然,大家還是太無知了。

  可是,這么一條價值極高的手鏈怎么會在于曉嵐手里,于曉嵐又怎么會隨隨便便將手鏈借給別人?這不合理呀!

  眾人一臉的蒙蔽,都下意識的將視線轉向了謝承文。

  只有于曉嵐此刻最為清醒,她發現了一件很神奇也很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大家怎么就那么容易被謝承文的三言兩語給說服(忽悠)了呢?當然,謝承文說的的確是事實,可是,事實有時候并不代表真理,真理往往握在強權的手中,這個道理于曉嵐還是懂的。

  所以說,難道謝承文能夠潛移默化的影響別人的想法?!這就有些驚悚...不,驚喜了呀!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