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明朝大紈绔 > 第一百零一章 天下風云麒麟兒,臥槽尼瑪方信之

第一百零一章 天下風云麒麟兒,臥槽尼瑪方信之

  這些倭寇們既然是干劫掠的自然是也有自己的海船的,一看著那兩艘兩百料的海船張侖臉色就非常的難看。

  張猛已經審出來了,這些海船都是閩南海商們手中流出來的。

  “一家家都記下來,回頭我找他們一家家的把這些帳都好好算算。”

  密室里面抬出來的銀子照例給分錢,一票水匪、海盜們都在歡呼。

  張侖自然也沒有忘了那些足利家的家臣、武將們,好歹人家也是下船砍人了不是?!

  倒是這些武將們有些不好意思,足利鶴站出來說我夫君的賞賜便收下罷!好好為我夫君做事。

  家臣們這才把銀子收下,一個二個趕緊拜倒口呼愿獻上全部忠誠。

  修整了一晚上,張侖專門去了一趟安慰了那些個解救出來的小姐姐們。

  拍著胸口給她們說,那蘇州知府曹鳳曹鳴岐我也是認識的。

  回頭讓他開出二十張空白告身文書來,諸位姐姐填上了便有新身份。

  我弟子在蘇州還有一處桃花塢,那里有我一處草廬院子。

  諸位姐姐不嫌棄到時候可以先往落腳,若有好去處我再給姐姐們些許安家銀子。

  都莫要擔心、莫要多想,有我張侖吶!

  假假我也是英國公府的小公爺不是?!誰敢給姐姐們呲牙,我一刀就劈了他。

  說的這些個姑娘們愁緒盡散,盈盈拜下皆稱謝。

  笑臉盈盈的離了屋子,張侖的臉色才陰沉了下來。

  告訴身邊的小周管家一定要提醒自己,那幫狗雜碎海商必須死!

  清晨一早,妙安和老親兵們先帶著這些姑娘蓋住了頭臉上了一艘兩百料海船。

  船上還配了兩架蛇炮、四架佛朗機,張侖身邊的老親兵分配去了一半。

  足利鶴換了一身衣裳帶著歉疚,和妙安一起在船上照顧。

  其他人則是清晨起床揚帆出海,殺往下一個倭寇海盜聚居的島嶼……

  “西野公,你何以不阻他一阻啊!當眾殺人,如今又帶人下海殺賊去……”

  提學御史方志方信之氣的胡子都在抖索,差點兒就跟蘇州知府曹鳳動手了。

  尼瑪!勞資好容易要混成大名士的座師了,你曹鳴岐給勞資來這么一出?!

  曹鳴岐一臉遭了驢**的苦逼模樣,嘆氣道:“信之公,您自己說,這攔得住么……”

  方信之滿心草泥馬,曹鳴岐何嘗又不是?!

  大家在京師里、在宮里,那也多多少少都是有些能聽著信兒的關系在的。

  弘治陛下用世叔的身份給張侖寫信這事兒,現在大概半個大明官場都知道了罷?!

  這特么是何等榮寵啊!

  萬一張侖要是死逑在這蘇州府了,讓張侖留在這里科舉的方信之、沒攔住張侖的曹鳴岐。

  他們倆肯定得被遷怒。

  英國公他們倒是不懼,再咋地頂多仕途無進致仕拉倒。

  可要是遭了陛下的記恨那就不是一個等級了啊,那尼瑪隨時可能遭清算的啊!

  “不過,信之公當是過慮了。”

  曹鳴岐看著方信之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便輕聲道:“這麒麟兒行事看似張狂,實則頗有章法!”

  “哦?!西野先生還請仔細說來。”

  方信之其實對于張侖的了解也就那么些許,所以才會心急火燎的從南京跑過來。

  人家蘇州知府曹鳴岐可是當事人啊,接觸張侖又比他更多。

  所以曹鳴岐的看法方信之當然是要多聽取的,然后琢磨一下倆聯名上個奏章。

  曹鳴岐笑了笑,把張侖滅掉王家院子的倭寇后布置厚葬。

  隨后連夜殺往陳家,但卻使得打草驚蛇之計策先將陳家主要力量引出家宅。

  然后一舉圍殺,進入陳家后卻只誅首惡未曾多加傷人。

  “信之公,我也是事后想想才明白了這位麒麟兒的安排啊!”

  卻見曹鳴岐感慨的道:“他若是不管不顧殺入陳家,實際可以抄獲的金銀古董田宅地契更多……”

  方信之點了點頭,可不是么!若他殺進去直接抄家,即便是陳家有密室又如何?!

  拿下陳家小子再刑訊陳家老頭兒,什么密室能藏得住?!

  其時曹鳴岐等人肯定還未到場,抄到的家資可不就是他張侖自己拿了么!

  那些資產的價值肯定比他所劫獲的金銀,價值更高。

  “然而,若是如此肯定是難以分辨何人為陳家心腹。或許因此而傷及無辜人命,將會更多。”

  曹鳴岐輕聲贊嘆:“麒麟兒打草驚蛇,陳家心腹盡出為他一舉殲滅。”

  “再回身斬殺陳觀魚時,實際上他亦有抄得陳家家資的機會。然而,他并沒有這么做……”

  “他還吩咐張家的親兵們,莫要干犯女眷只是拿人而無抄家殺伐之舉。”

  說著,曹鳴岐目光灼灼的望著方信之道:“我至院中,陳觀魚求救按說他應交人于我不當再殺……”

  “但他還是殺了!”方信之臉色有些難看的道。

  曹鳴岐卻哈哈一笑,袖子擺開大聲道:“殺的好!!”

  方信之聞言不由得一愣,曹鳴岐則是拍案而起:“他陳家勾連倭寇襲擾我蘇州府,更行殺伐已是賣國!”

  “此等惡賊,莫說麒麟兒即便是在下也想斬了他頭顱!”

  曹鳴岐說著,淡淡一笑:“然而,斬去了陳觀魚的頭顱他卻未再行殺伐。”

  “反而是拜下官曰:主犯已死,此間皆為從犯。請下官多加甄別,酌情輕判。”

  方信之聽完了曹鳴岐的陳述,不由得默然無語。

  仔細的將曹鳴岐的陳述琢磨了幾遍,這才嘆氣道。

  此等章法果真是不滿十四的孩子做得出來的么?!

  “下官如今,依舊記得那麒麟兒斬得陳觀魚時之語……”

  方信之抬頭望去:“哦?!”

  “汝活的卑鄙無恥用盡了齷齪手段,以那千百無辜性命換了半生富貴榮華……那就莫想著還能身得善終!”

  聽得此言方信之竟是猛的瞳孔一縮,豁然起身抓起那茶碗便不顧斯文的給自己滿滿灌下一口!

  “啪~!”的將茶碗砸在桌上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才哈哈一笑:“果然是風云麒麟兒!”

  曹鳴岐則是看著方信之砸在桌子上的茶碗,那眼皮子猛的抽搐了幾下!

  那攏在道袍袖子里的手指頭,輩份的顫了顫。

  臥槽尼瑪的方信之!你個老狗逼!勞資的汝窯茶碗啊!!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 诚信彩群 苹果商店app怎么赚钱 黄酒代理赚钱吗 微乐河北麻将安卓版下载 大丰娱乐群 会读书不一定赚钱 街机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河南肉牛犊养殖赚钱吗 我yy没签约公会怎么赚钱 北方的地种什么最赚钱 街机捕鱼单机版下载 现在女的真容易赚钱 金蟾捕鱼游戏机 开车也能赚钱软件 微信捕鱼赚钱小游戏大全 vlog流量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