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最強特種兵之龍刺 > 第1426章 行動開始

第1426章 行動開始

  此時,布萊克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個嘴巴。

  為什么要開那個口,去尋找朱致陽的支持?如果之前答應了帕爾卡洛夫的提議,由美俄兩國的特種部隊執行抓捕行動,至少還能吃個半飽,現在倒好,一開口,蛋糕變成三分之一了。

  布萊克看向帕爾卡洛夫,希望他能開口拒絕,讓中方特種部隊加入對布吉爾的抓捕中。現在對于布萊克來說,他已經不奢望能拿下一整個蛋糕了,能拿到一半蛋糕就行了。

  畢竟能少分掉一部分蛋糕,也是好的。

  不過,帕爾卡洛夫的回答卻是讓布萊克失望了,“我同意中方的意見,既然是聯合行動,當然得大家一起行動。”

  中方會介入其中要分走一塊蛋糕這種情況,在帕爾卡洛夫出發前,克里姆林宮的參謀團就已經做出了預測,所以帕爾卡洛夫并不意外。

  “我不同意!”

  布萊克大聲拒絕道:“在這里,我有絕對的話語權,我現在不同意你們參加這次抓捕行動!”

  布萊克沒能爭取到帕爾卡洛夫的支持,不禁有些惱羞成怒,立即擺出一副非常強硬的態度,試圖以這種辦法,讓朱致陽退卻。不過,他注定會失望。

  朱致陽冷冷地一笑,眼神中帶著一絲不屑看向布萊克,說道:“別忘了,這次布吉爾在中東的情報,是我們提供的。如果不是想讓你們負起該負的責任,我完全可以在不知會五角大樓的情況,跟俄方采取聯合行動,那樣的話,也就沒有你任何事情了,懂嗎,上校先生?”

  布萊克胸膛快速地起伏著,顯然是被朱致陽的話氣得不輕。布萊克承認中國近些年發展的很快,但是在他的思維中,當面對美國這個世界老大的時候,中方還是應該擺出跟十年前一樣的“謙遜”的態度,他萬萬沒想到朱致陽的態度會如此強硬。

  “上校先生,如果你覺得不爽,你現在就可以帶著你的‘三角洲’部隊和游騎兵團,還有你身后那些參謀,離開這里,退出這次行動,我絕對不會對你做任何的挽留。”朱致陽又給了布萊克重重的一擊,差點讓布萊克氣得噴出一口老血來。

  布萊克的臉色變了又變,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同意了龍隱部隊介入分蛋糕的行為。因為他沒得選擇,同意至少還能得三分之一的蛋糕,拒絕就連蛋糕渣都沒得吃。

  布萊克相信,即便自己把這邊的情況匯報給五角大樓,他們也會做出跟自己一樣的選擇。

  隨后,布萊克對三方特種部隊進入布吉爾藏匿實施抓捕,以及在抓捕后的撤離做了一系列安排。

  布萊克的安排很全面,看得出,五角大樓這次在對布吉爾的五角大樓上的確是下了很多功夫,做了充足的準備;要說唯一的不可控因素,就是出現了朱致陽這個變數,強行分走了一塊蛋糕。

  當然,以山姆大叔的強盜思維是絕對不會承認,其實自己手中的那塊蛋糕根本就是別人分給他的。

  ……

  羅昊從那輛存放武器彈藥的集裝箱貨車中,領取自己的武器彈藥時,對跟在自己身邊的齊凡和梅慶偉,輕聲吩咐道:“小凡,梅哥,一會兒行動的時候,注意跟‘三角洲’的人保持距離。”

  “哥,你說‘三角洲’會對我們下黑手?”齊凡停下手中往戰術背心彈匣包中塞彈匣的動作,對羅昊問道。

  嘩啦!

  羅昊拉動手中自動步槍的槍栓,把子彈推上膛后,說道:“難說。這次美國人實實在在被我們坑了一把,難保他們不會背后搞點小動作。一旦開始行動,現場情況定然混亂無比,他如果從背后給你來上一下子,那就真的是連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羅昊說得不錯,防人之心不可無,小心謹慎一點總沒錯。”梅慶偉認同的點了點頭。

  “行動的時候,盡量跟‘阿爾法’一起,他們跟我們肯定是同一陣線的,而且比起‘三角洲’那個格蘭特,我更相信伊凡。”羅昊再手雷包中塞入四顆常規破片手雷后,又塞了兩顆粘性手雷,對齊凡和梅慶偉叮囑道。

  梅慶偉和齊凡皆是點了點頭,繼續埋頭準備自己的武器裝備。

  當地時間下午一點,五輛沙色的軍用悍馬和同樣被噴成沙色偽裝的五輛“龍騎士”裝甲車,從被作為此次聯合行動指揮部的廢棄廠區中駛出。

  這些車輛中,所乘坐的是龍隱部隊戰術A組和戰術B組、“阿爾法”兩個戰術行動小組、“三角洲”兩個戰術行動小組以及第75游騎兵團的一個尖刀班;而剩余的部隊,會搭乘直升機在任務區域進行索降,跟地面部隊匯合。

  車隊在街道上駛過的時候,車輪壓過干燥的地面,揚起陣陣塵土。

  游騎兵尖刀班奉行著“游騎兵做先鋒”的行動準則,他們所搭乘的悍馬位于車隊的最前方。

  一名游騎兵隊員手中握著車頂上那挺足以把人攔腰打斷的點五零機槍,警惕的打量著街道四周的情況,如果有的武裝分子出現,他發誓要用手中這挺大家伙給他們一個好看。

  街道一側的二樓陽臺上,一個平民看到軍用悍馬上的機槍朝自己指來,立刻舉起自己的雙手,表示自己手中并沒有任何武器,對街道上的車隊構成不了威脅。<****!”

  握著機槍的游騎兵隊員掃了眼陽臺上,舉著雙手的男人,嘴里咒罵一句,然后轉過頭,不再去注意那個男人。

  就在這個時候,街道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用頭巾抱著頭,只露出一雙眼睛,身上穿著長袍的男子。

  雖然沒有看到那個男子手中有任何武器,但他突兀的出現在街道上,還是引起了悍馬車中游騎兵隊員的注意,當即利用車載無線電通知車隊停止了前進。

  街道上的男子摸出一個手機,撥打起電話來。

  “Shit!”

  看到男子手中的手機,第一輛悍馬車中的游騎兵隊員當即臉色大變。

  本書來自http:////.html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