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通天武尊 > 第六百三十三章:楊辰這孽畜!

第六百三十三章:楊辰這孽畜!

  楊辰這時候占了上風,可懶的和這攤主說什么,反正賣極品靈石的又不止一家。有需求就有市場,黃沙主城的寶物拍賣基礎要求竟然是極品靈石,那么想都不用想,整個黃沙主城內肯定不少賣極品靈石的。

  他一枚元河流云丹換三枚極品靈石,還算多?

  哼,楊辰可不覺得多。

  如他所想,眼看他扭身就走,那攤主終于急了,他趕忙張口去攔:“唉,這位小友,您別著急嘛,什么事情都是可以慢慢談的,可以慢慢談的啊。”

  楊辰眼看這攤主如此說,雖說這黃沙主城乃是交易盛地,不必擔心貨物珍貴以及修為問題,但他倒也不至于不給面子,轉過身來,說道:“前輩覺得三枚極品靈石如何?”

  “可以,沒問題,這元河流云丹如此珍貴,換三枚極品靈石,自然是沒問題的。老夫換了!”攤主諂笑道。

  他雖說心中不悅,不過卻也知道,這元河流云丹換三枚他這極品靈石并不是虧本的買賣。

  相比起來,元河流云丹更為珍貴,再這種諸多勢力來到黃沙主城的時間段里,他只要稍微一炒作拍賣,元河流云丹一枚絕對值三枚極品靈石的價格,而且還會超出不少。

  至于這極品靈石……

  看起來珍貴,可實際上這黃沙主城似他這般賣極品靈石的多了,誰在乎他這一家?

  故此,這攤主根本不敢多想,眼看有機會,連忙問道:“小友,不知道有多少枚這元河流云丹的?”

  “五枚。”楊辰說道。

  這讓攤主倒吸了一口涼氣,萬萬沒想到楊辰能有這么多元河流云丹。

  不過在這黃沙主城做事的基本規矩他還是明白的,雖說心動,但卻不敢起什么歹意,說道:“那老夫便換給小友十五枚極品靈石,小友可要拿好了。”

  “沒問題。”楊辰拿出五枚元河流云丹,隨即將極品靈石接了回來。

  最終,兩人交易結束,楊辰得到了十五枚極品靈石。

  不算多,不過有了這十五枚極品靈石在,楊辰于接下來的黃沙拍賣會上,也算是有了一些低。畢竟拍賣會上你連個極品靈石都沒,也不是那回事啊。

  換了一些極品靈石后,楊辰便沒有再遇到什么動心的東西,三日后,他來到了黃沙拍賣會前。

  當來到黃沙拍賣會前時,楊辰也算是見識到了黃沙拍賣會的浩大,整個拍賣會的四周,聚集滿了武者。一眼看去,不同服飾的盡都存在,顯然是來自于不同勢力。

  這也展現出了黃沙拍賣會的影響力。

  “不知道青蓮教在哪。”楊辰思緒之時,目光掃視。

  李若湘既然說過于三日后,在這黃沙拍賣會前匯合,自然是不會出錯的。楊辰并未花費太久的時間,就從人群中找到了青蓮教匯合之地。

  “是楊辰師弟回來了。”

  “這個孽畜!”

  “就是這個畜生不如的狗東西,對我們青蓮教的女弟子出手,如今還有臉回來。”一群青蓮教的女弟子憤憤不平的大喊起來,嬌容上盡都充滿了怒色。

  青蓮教的女弟子雖然不盡都是出家人,只有少數女弟子是尼姑,不過大都對貞潔看的十分重。對那些猥褻的好色之徒,自然沒有什么好感。尤其是,楊辰猥褻了黃韻和蔡彤后,現在竟然還大搖大擺的走了回來。

  這讓青蓮教不少弟子怒目而視:“真是沒想到啊,楊辰你竟然是這種人,我們真是看錯你了。”

  “真是禽獸不如的東西,枉我們還將你當客人!”

  楊辰看到這些弟子們對自己充滿了恨意,掃視而去,可以看到這青蓮教的眾多弟子中,那黃韻和蔡彤哭的是梨花帶雨,充滿了委屈。看者盡都有著想為這兩人鳴不平的想法。

  胡一鳴和那魏剛,也是站在這兩個女人的身旁,嘴上時不時的說一句,并不難看出這煽風點火的始作俑者其實就是這二人。

  楊辰面對這一幕,沒有半點意外的表情。

  這很正常,如果回到青蓮教內,這些弟子不對他出現這種態度,那才是怪事!

  “楊辰,沒想到你竟然還真敢有臉回來!”胡一鳴大喝道,聲色俱厲,威嚴十足。

  他這話語落下,頓時間就出現了不少附和聲。

  楊辰緩緩的背負著手:“說的好,我為什么沒臉回來?”

  “哼,你猥褻黃韻,還有蔡彤。讓她們兩個女人蒙羞,若非我們二人及時出現,她們豈不是真被你得逞了。楊辰,你真的覺得自己無法無天,沒人可以制得了你嗎?”胡一鳴冷冰冰的道。

  楊辰平靜如常:“胡一鳴,你不用那么著急給我扣帽子,我可從來沒覺得自己無法無天。反倒是你們兩人,為什么你們會那么及時的出現?及時這個詞語,不覺得對你們的行為而言十分諷刺嗎?”

  正所謂做賊心虛,不干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假如胡一鳴和魏剛沒干過這事,自然是不怕的。可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他們,陷害楊辰的也是他們。如今聽到楊辰注重‘刻意’展開話題,自然是心里一個咯噔。

  但很快,他們就回想起來自己做的這些事情是沒有露出什么蛛絲馬跡的,惡狠狠的當做不知道的講:“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還不明白嗎?”楊辰聳了聳肩:“你們兩人口口聲聲說我猥褻了黃韻還有蔡彤,證據呢?”

  魏剛不屑的說:“楊辰,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黃韻和蔡彤都哭成這樣了,回來都和我們說了,你還嘴硬,還狡辯?你要辯解到什么時候?你難道不覺得你現在的辨別很蒼白無力嗎?”

  黃韻和蔡彤如今哭啼啼的,揉著眼淚,裝的跟真的似的,那叫一個讓人心疼:“魏剛師兄,你不要再說了,這種事情……我們還怎么見人啊。”

  “放心,蔡彤師妹,黃韻師妹,我們這當師兄的,絕對會為你們出頭的!這楊辰欺負了你們,我們這些當師姐師兄的,也定然會讓他楊辰付出代價。”胡一鳴說道。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