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一言通天 > 第1629章 半個化形果

第1629章 半個化形果

  “果子……”

  徐言的目光動了動,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讓骨臉退下。

  “我們有……我們赤炎魔還有剩下半個果子……”

  這時候虛弱不堪的金火發出微弱的聲音,他居然有辦法讓魔帥化形。

  “赤炎魔的果子?”徐言冷冷的掃了眼金火。

  “是冥炎魔!我們是冥炎魔一脈!”金火感受到了心口的利刃散發出寒意,急急改口。

  “呈上來。”徐言散開了利刃上的寒氣,等待金火所謂的半個果子。

  不多時金火的手下呈上了一個粗糙的木盒,木盒巴掌大小,看起來那果子也不大。

  “打開。”徐言可沒有完全放松警惕,命那化形魔帥自己將盒子打開。

  盒子很快被開啟,現出了里面半個干枯的果實,果實青茫茫,形似半個葫蘆,這是一半,如果完整的話,是一種小葫蘆形狀。

  被打開的木盒,吸引了徐言的目光,本想要見識一番魔族地界的異果,沒想到一看見那半枚果子,徐言就愣了。

  直勾勾盯著盒子里的果實,徐言猶如定在原地,好半天才如夢方醒,就此陷入了震驚當中。

  “玲瓏果!”

  心頭的低語無人聽聞,就如同這種奇異的果實一樣,并沒人知道它真正的名字。

  讓徐言震驚的,竟是這果實與玲瓏果一般無二!

  不僅顏色形狀,甚至氣息與靈力波動的程度都與徐言所知的玲瓏果毫無二致,可見木盒里的果子就是半枚玲瓏果。

  “這是什么果子,從何而來。”徐言強壓心緒,沉聲問道。

  “回稟大人,這是化形果,生于迎海枝。”捧著木盒的魔族化形連頭都不敢抬,半跪在地,如實說道。

  “化形果,好名字,你們還有多少這種果子。”徐言繼續詢問。

  “只剩這最后半枚了,妖族越來越兇,化形果也不好得了,我們冥炎魔又多年沒有魔子,比不得其他魔族。”

  “知道了,你下去吧。”

  徐言抓起半枚化形果,命其退下,金火就在一旁,當著魔君的面質問太多消息沒準會引來懷疑。

  把玩了一番半個化形果,徐言隱晦的散出一縷靈識感知了一番,最后確認就是玲瓏果無疑。

  “北洲域怎么會有玲瓏果?”

  徐言暗自沉吟了起來。

  “玲瓏果是天乙木的精華匯聚,只應該出現在瓶中界的神木根須上,不該出現在真武界,即便真武界也有天乙木,也應該是殘枝枯葉,不可能存在生機,我與小木頭都是木靈,我們沒在真武界,真武界怎么會出現玲瓏果……”

  徐言的疑惑,是關乎玲瓏果這種神木精華。

  或許真武界遺留著其他天乙木的枝干,但是絕對不會存在木靈,而沒有木靈的神木殘枝,恐怕難以蘊化出玲瓏果這種靈物。

  自少徐言在西洲域從來沒見過有玲瓏果出現,西洲域也有妖族棲息,卻不曾有化形果的說法。

  看著手里的半枚果子,徐言百思不得其解,正在他沉吟之際,忽然發現身邊的那頭炎鷲帶著無比渴望的目光,晃動著翅膀顯得焦躁不已,喉嚨里更發出沉沉的咆哮聲,就好像看到了美味,卻礙于王者在前,不敢妄動。

  低吼著的炎鷲,能看得出它嘴巴里的詭異人頭。

  看到那人頭,徐言明白了為何金火手里的化形果只有一半,而且是干枯的。

  冥山城原本存在著不少半化形的魔族,那些半化形的魔族數量比起化形魔族還要多,可見全都是化形果的功勞,只不過半化形的魔族沒吃過整個的化形果,而是吃了半個或者更少。

  一枚化形果能讓魔帥甚至魔將境界的魔族化形成人形,那么半個或者少半個化形果的效用,能讓魔族局部的肢體出現人形特征,想必魔族不在乎形態美丑,主要的目的應該是以少量的化形果來開啟更多族人的心智。

  看到身邊這頭炎鷲的焦急又不敢妄動的模樣,徐言大致斷定了這份猜測。

  抬手扔出半個干枯的化形果,那炎鷲立刻張口吞去,嚼都不嚼直接咽了下去,緊接著這頭炎鷲渾身流轉起一層白光,高大的輪廓在白光中變化得越來越小,直至常人身高。

  流光出現了不久,就漸漸退去,現出了一個化形魔族的身影。

  這頭炎鷲先前吃到的化形果應該沒到一半,只在口中生出人頭,這次又吃了一半,總共也沒到一枚,雖然是人形之身,背后那雙炎鷲的巨大翅膀可沒有消失,收攏起來倒是不太明顯,一旦張開雙翅,依舊是一種人形的怪物。

  看到炎鷲化形,徐言點了點頭,又皺了皺眉。

  這頭炎鷲居然化形成了個女子模樣,竟是一頭母的炎鷲,眉目陰沉,眼光銳利,看起來十分精明,肌膚上爬滿了綠炎魔特有的綠色紋路,看起來古怪而駭人。

  “參見魔子大人!”

  化形女子剛剛擁有人身,都不查看自己的模樣,立刻拜倒在徐言腳下,以頭觸地,大禮參拜,顯得恭敬至極。

  “起來吧。”

  徐言點了點頭,漠然說道:“賜你名為翼人,記住,除我的命令之外,你無需聽從任何人的指令,魔帥之境的冥炎魔族人,均由你調遣,如果有人不聽號令,殺掉。”

  一句殺掉,聽得化形的魔族女子渾身一顫,她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獲得如此大權。

  可統御一族的所有魔帥!

  “翼人遵命!”

  化形女子不敢抬頭,低著頭退在徐言身后,發現四周有無數雙詫異的目光看來,她目光一冷,背后的雙翼伸展開來,呼的一聲包裹住自己的身體,頓時形成了一件詭異的袍子。

  收了第一個手下,徐言看中的不是翼人的實力,是她的精明,還有對綠炎魔一脈的忠誠。

  能在綠炎魔大敗的情況下,還馱著自己這個魔子抵達冥山城,可見這個翼人對綠炎魔一方,對母獸與老銀環忠心耿耿,更對徐言這位魔子敬畏如神明,如此魔族化形,才是做手下的最佳人選。

  在萬千魔族面前宣布了翼人的權利,四周沒有任何魔族敢發出不同的聲音,就連一旁的金火都沒有絲毫意見。

  其實魔君金火不是沒有意見,而是認命了。

  因為那兩頭魔君異獸已經先后被母獸與老銀環同化成功,從赤炎魔的魔君巨獸轉變為了綠炎魔的魔君巨獸。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