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革宋 > 第257章 交易(十七)

第257章 交易(十七)

  與元老院故意刁難的元老不同,鄉下貴族們要質樸務實的多。即便如此,讓這幫貴族們真正明白朝廷國庫里面沒錢也是件非常艱苦的事情。在這些貴族們看來,朝廷手里有那么多軍團,安卡拉城中就居住著軍團。若是國庫沒錢,憑什么養活這么多軍人和軍人家屬。

  花費了很大力氣也只讓貴族們勉強明白原來過去不到十年的時間里巴塞勒斯是通過對外貿易撐起了人數眾多裝備精良的羅馬軍團,貴族們驚住了。對外貿易能這么厲害么?君士坦丁堡作為東地中海最大的貿易城市過去一千多年都做不到的事情,巴塞勒斯不到十年就完成了?

  “諸位,最近十年的貿易中最大的變數就是這個!”希拉舉起了一疊小額四方交鈔。這時代只有大宋才能完成水印技術,交鈔普遍做的都很大。與后世的鈔票相比,現在的交鈔更像是一張公文。

  “如果手里沒有錢,拿什么和別人做買賣。”希拉邊說邊將交鈔分發給東部貴族們,讓他們感受一下交鈔到底是什么。看著貴族們拿著交鈔莫名其妙的樣子,希拉繼續說道:“如果諸位家里有金礦,你們會開采么?”

  這個問題引發一陣哄堂大笑,每個人都知道答案是什么。不等有人打趣,希拉繼續問:“大家還記得上聽到最近開采金礦銀礦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貴族們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他們苦思冥想都想不起這方面的消息。太久太久,久到連他們的父輩都沒說過有新開發的金礦與銀礦。

  希拉舉起手中的剩下沒幾張的交鈔,對著眾人喊道:“這就是新的金礦和銀礦。我推行的糧食券也會是東羅馬的金礦和銀礦。”

  阿爾泰看著希拉振臂疾呼的模樣,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這小姑娘真有趣,讓阿爾泰想起他的導師。在哈薩辛覆滅之前的時代,理想和理念還存在于這個刺客組織之中。阿爾泰的老師有時候會喝著酒,向阿爾泰講述當年的景象。為了理想,哈薩辛們能夠忍受清貧,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生命。因為大家相信只有那樣才能讓自己的人生有意義。

  聽希拉講話的這些貴族們每一個都比希拉富有,每一個的身體大概都比希拉這個小姑娘更強悍。然而會場上的中心無疑是希拉,在她身上展現出奪目的生命力和熱情。讓那些貴族們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放在希拉身上無法挪開。即便有人質疑或者反對,他們的出發點也是希拉而不是他們自己。

  阿爾泰有些心煩意亂,他下意識的挪開目光,不想被這樣的場面擾亂心神。這并非是討厭希拉,而是阿爾泰不喜歡心情起波動,那感覺違背阿爾泰從小接受的訓練。目光從貴族身上掃過,阿爾泰的目光鎖定在幾個人身上,他們并沒有其他聽眾的專注,目光游移,神色間有掩藏不了的急躁。看得出心思并不在此。那么他們關注的到底是什么呢?

  此時希拉也不想再挨個回答貴族們的問題,她大聲喊道:“是大家把我送進的元老院,我一定會回報大家。請問在座的諸位,你們想把自己的糧食賣出去并且賣個不錯的價錢么?”

  “想!”一部分貴族喊道。

  “你們想讓自己日子更好過么?”

  “想!”

  “你們想讓自己的子孫比你們更富有么?”

  “想!”

  呼喊聲越來越大,因為越來越多的貴族認同希拉提出的口號。

  “那就請繼續支持我,我可以將你們的糧食賣出去,還可以讓你們賣出去更多東西。”

  “那需要多久?”有貴族喊道。

  希拉豎起了手指,“一個月!一個月時間,我就能讓你們掙回你們購買歐羅巴行省農具和種子的錢!”

  “真的么?”下面的貴族們都激動了,紛紛喊道:“到底該怎么辦?”

  阿爾泰看著依舊跟存在感很弱的木樁一樣,那幾個可疑份子的行動卻一點都脫離過他的視線。在這樣激動的時刻,可疑份子們中卻有兩人站起身,看著尿急的樣子離開了大廳。阿爾泰也以別人注意不到的動作后退到出口,靜悄悄的消失在通道里。

  外面有阿爾泰召集來的本地兄弟,他吩咐他們跟著那兩個急匆匆離開的人,看看他們到底要到哪里去。

  這兩個人并沒有注意到自己被跟蹤了,他們急匆匆趕到胡維斯老頭的宅邸。老頭已經在等著他們,他問道:“怎么樣?”

  “其他貴族好像都在繼續支持希拉元老。”查看情況的貴族立刻答道。

  胡維斯老頭此時早就恢復了健康,氣色甚至比生病前還好,可他的神色格外陰冷。老頭以為希拉當選元老之后大概就不會回來安卡拉,一個君士坦丁堡人已經在安卡拉得到了她想得到的東西,再跑來安卡拉是什么意思?難道她還準被繼續在這里參選下一屆元老不成?

  想到這里,老頭問道:“希拉都說了些什么。”

  這兩個貴族也沒能力理解那些問題,只能挑自己明白的講一講。胡維斯聽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也沒有完全理解兩名支持他的貴族在說啥。但是他明白了希拉的確沒有對安卡拉地區貴族放手的打算。胡維斯感覺心頭怒火越來越盛,他上次退讓是因為沒有完全摸清希拉背后的力量,這段時間他可是費了極大力氣打聽希拉到底有多少背景。得到的結果讓老頭很意外,希拉這個小姑娘的背景很一般。最大的靠山是她當學者的父親,至于她嫂子出身的利奧家雖然歷史悠久,在帝國東部毫無影響力。雖然不至于后悔當時的退讓,老頭卻覺得自己當時未免高看希拉了。

  不等老頭想出對策,其他幾名貴族也趕了回來。他們著急的對老頭稟報新的情況,希拉向與會的貴族們表示收購他們開采的海泡石,一定能賣個好價錢。

  老頭當然不知道海泡石在大宋被命名為含水硅酸鎂,但是老頭見過海泡石,知道這玩意在山區是很常見的玩意,通常呈白、淺灰、淺黃等顏色,不透明也沒有光澤。它們有的形狀像土塊,有的成一個奇怪皮殼狀或結核狀。

  與東羅馬雕刻家愛用的大理石相比,海泡石很普通,很廉價。只是因為柔軟好雕刻才會用在一些窮人使用的小飾品上,真正是丟在路邊都沒人要的東西。靠賣這種玩意能掙錢?

  “呵呵。很好,很好。”胡維斯老頭突然笑起來,雖然笑聲陰冷,卻好歹是在笑。老頭心里面則是嘲笑,他非常了解安卡拉地區的貴族們,他們腦子不夠靈光,膽小的很。可一旦說點大話,或者用點非常手段唬住他們,他們則會突然激動起來,聽風就是雨。既然希拉說丟在路邊都沒人要的石頭能賺到錢,胡維斯就想看看當他們發現希拉欺騙他們的時候會是什么反應。

  和老頭想的差不多,雖然在參加會議的時候貴族們都在群眾情緒下激動興奮起來。但是之后的半個月里面只有七家貴族真的派遣不少人跟著希拉去開采海泡石了。海泡石很輕,拎著鋼家伙的開采者們忙活一天就能背著好大一包石頭離開礦坑都談不上的開采地。

  半個月過后,參與開采海泡石的貴族們突然增加了三倍還多,不到一個月,開采地已經出現了數量超過五百人的開采工人。等胡維斯老頭得到消息親自去看的時候,就見山坡上隨處可見開采者。男人們拎著鋼家伙奮力敲開巖石,仔細的將海泡石盡可能大塊取下。女人們則背著背簍把海泡石運到交易點,那邊有貴族們設置的交易點,管事的人根據石頭的大小和色澤紋理給給海泡石定價,把一些看不太清的東西交給女人們。女人們立刻把這些東西仔細揣進懷里,更遠處還有些地攤一樣的做生意的。不少男人和女人圍在那邊挑選著商品,挑選完成,就從懷里掏出點不大的東西遞給商人,隨即從商人那里拿走他們要買的貨物。

  胡維斯老頭看傻了眼,一群農民竟然在這荒山野嶺里頭和貴族一樣買起了東西,這到底發生了什么?

  在希拉的住處,易思凡中年正和其他幾名貴族眉開眼笑的看著面前的東西。這是他們很早就想買但是一直買不起的東西。成串的大珍珠、金銀首飾、景泰藍的飾品。大宋產的絲綢當然不能少,成套成套的鋼質縫紉工具閃爍著明亮的光芒。

  除了這些能拿進屋內的東西之外,外面的倉庫里面是大量鋼質和鐵質農具,這些貴族們完全了解這些家伙能讓種地效率提高多少,只是以前他們根本買不起這么多。

  希拉則趁熱打鐵的問道:“諸位,你們現在明白紙幣到底有多大好處了么?”

  “唉!要是能給金銀幣就更好了。”易思凡中年嘆道。這話聽在其他貴族耳中,引發他們同樣的感嘆。希拉一點都沒不高興,她以前對別人講的道理中不少是照貓畫虎的說了謝松說過的只言片語。現在希拉確定謝松說的非常對,太對了!紙幣最大的好處就是能逼著持有者拿出來消費。如果真給這幫貴族們金銀幣,他們最大可能不是拿出來花掉,而是將其深深藏好,希望永遠都不要拿出來用。

  :。: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