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混子的挽歌 > 第一三三六 水面之下的人物

第一三三六 水面之下的人物

  聽見蘇子強提起他跟上家這個離奇的結識方式,我抿了下嘴唇:“對于這樣一個連從哪冒出來都不知道的人,你就選擇了相信他?”

  “最開始,我是不相信他的,或者說,我們這個行業里的人,除了自己,誰都不會相信,但是這個人,確實給了我一個信任他的基石。”蘇子強頓了一下:“當時他在電話里跟我說完這件事以后,說要送給我一份大禮,讓我自己回車里看,等我回到車里的時候,我的副駕駛有大約三百克左右的冰D,全是高純度的尖兒貨,最開始的時候,我也懷疑過這會不會是警方給我設下的一個圈套,但是想了想,又覺得這件事不太可能,因為在認識這個人之前,我最大的一次走貨量,也不過是走了五十克左右的冰,他們沒必要用這么大的籌碼,來對付我這個無足輕重的底層,而且警方如果有我的犯罪證據,早就該把我抓了,沒必要繞這么大一個彎子。”

  我點了點頭:“然后呢?”

  “當時我雖然對這件事情感覺到了匪夷所思,但是面對安壤那邊爭奪市場的緊迫形勢,還有利益對心靈的巨大沖突,我當時真的已經徹底懵了,我被這個人的大手筆徹底撞暈了思維,當時我拿著那批貨回到了安壤,在短短幾天時間內,就站穩了腳跟,最起碼在短期內,就已經能夠跟大熙形成了競爭力,你們可能不懂,對于我這種在底層掙扎了這么久的小人物來說,能夠一下子躍到那么高的位置上,除了金錢,還有虛榮心上的滿足,因為這件事,我對那個神秘人的身份很快就打消了不少懷疑。”蘇子強頓了一下:“正當我以為我可以跟大熙在安壤一較長短的時候,那個人卻再也沒有聯系過我,那陣子我就像是著了魔一樣,每天的事情就是守著那個電話,為了怕電話沒電,二十四小時插著數據線,為了怕電話停機,我還給里面交了兩千塊的電話費。”

  聽著蘇子強的敘說,蒼哥我們全都沒有插嘴,因為我們現在一點都不了解那個人的信息,所以只能從蘇子強的話語中,分析著那個人的性格和目的。

  “然后呢?”蒼哥見蘇子強沉默下去,繼續開口:“然后怎么樣了?”

  “后來等我手里的貨賣沒了之后,那些下線每天都給我打電話催貨,我為了不影響他們對我的信任,只能跟他們說我在外地取貨,需要過幾天再回去,可是買賣D品這東西畢竟不是買菜,所以交易雙方都是很固定的,只要確定了這種關系,就很少再會去換人,開始的兩三天,那些下線和散戶還會給我打電話催促,可是慢慢的,他們就不給我打電話了,因為就算他們能等,毒癮也等不了,過了幾天,我手下的小兄弟告訴我,我們下面的那些散線,很多都跑到了大熙那邊,對于當時已經嘗到甜頭的我,肯定受不了這種巨大的落差,而且流失的客戶,也都是永久性的,可是我給那個號碼回電話,他始終都關機。”蘇子強停頓了一下:“大約過了一個星期左右,就在我已經快急瘋了的時候,那個人忽然給我打電話,叫我準備現金跟他交易,當時我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感覺喜出望外的,已經徹底放下了對他的戒心,直接同意了跟他交易。”

  聽到蘇子強把話說到這里,我打斷了他:“你們的交易,已經持續多久了?”

  “大概兩個多月吧。”

  “拿貨的時間呢?幾天一次?”

  “三天。”蘇子強直言開口:“因為最近安壤的D品市場太動蕩了,所以價格始終在產生變化,幾乎都是在漲價,所以他也不可能按照固定的價格賣給我太多的活,我們每次交易,也就是一百克左右的量。”

  “地點呢?”聽完蘇子強的話,我繼續追問了一句:“你們在兩個月期間,交易了二十多次,難道就一次都沒見過對方嗎?”

  “沒有,因為我們交易的方式很特別。”蘇子強頓了一下:“這個人給我的交易地點,都是在你們今天把我抓走的那條街,每次交易的時候,他都會給我打電話,讓我的人裝成嫖.客,去他指定的店里面找姑娘,而我們要交易的貨,都在床底下放著。”

  “裝成嫖.客?”聽到這個新奇的方式,我有些好奇:“不會暴露嗎?”

  “不會。”蘇子強搖了搖頭:“說真的,不光是你們對這個人的身份比較好奇,連我也始終在查找他的下落,畢竟跟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做生意,這件事即使利潤再高,我肯定也肝顫,所以我找人盯了那條街一段時間,其中有兩次,都挺接近真相的。”

  “什么真相?”我一下子來了興趣。

  “那陣子,我派出了十幾個小兄弟,秘密的把那條街上的所有足療店都監控了起來,并且對店里往來的客人進行了錄像,然后等他讓我取貨的時候,再對進入店里的人進行比對,通過兩次送貨的事情下來,我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這個人手下每次過來送貨的人,都是不同的。”蘇子強頓了一下:“你們既然能去白紅梅的足療店抓我,應該也知道我跟她的關系,當時我懷疑那些足療店里有那個人的內應,就讓白紅梅幫我查了一下,結果發現也沒什么線索,因為那些被藏了D品的房間,當天都會出現很多的客人,而且那些陪侍的女孩也都沒感覺哪個客人有什么不對勁的,不過這也難怪,畢竟客人往床下藏東西,就是一伸手的事,女孩們也沒人會注意這個細節,正當我調查這個人的時候,他給我打了一個電話。”

  “他說了什么?”

  “他說讓我老實點,聰明點,別玩火**。”蘇子強吐了口氣:“當時我知道他指的就是我在調查他的這件事,為了讓生意繼續下去,我也就收手了。”

  “還有呢?”我看著蘇子強:“你只交代了他送貨的方式,但是怎么沒說給他送錢的方式呢?”

  “是黃金。”蘇志強聽見我問話,很配合的開口:“我們的每次交易,都是用黃金交易的,我拿完他的貨之后,會去金店購買等價的黃金,然后放到他指定的地點,不過這些地點五花八門,什么地方都有。”

  聽見蘇子強這句話,我忽然感覺自己有了一些找到那個人的希望:“你看見過去取黃金的人嗎?”

  “沒有。”蘇子強搖頭拒絕:“自從有了我在足療店盯梢失敗的事情之后,那個人已經很憤怒了,當時我在鬧市區找人盯梢,都能被他們識破,如果去送黃金的地方動手腳,他們肯定更容易發現我,而且他們讓我送黃金的地方,也都是一些很偏僻的地方,我如果派人盯梢,很容易暴露,而我雖然一直對這個人有所懷疑,不過合作了幾個月,我發現他沒什么惡意,也就懶得去調查這些事了,畢竟我們干的是掉腦袋的事,這個行業里的人為了自保,什么五花八門的事情都有發生,比這更加稀奇古怪的運D方式,我也不是沒見過,而且我做這行是為了利益,也不是警察和偵探,為了不影響雙方的關系,也就默認了這種溝通方式。”

  聽完蘇子強跟他背后這個人的關系,我發現想通過蘇子強帶我們去找到這個人,確實沒什么可能性,接著話鋒一轉:“梁旭光的事呢?他也是電話聯系你的?”

  “沒錯。”蘇子強點了點頭:“當時這個人跟我說,讓我找幾個手比較穩的癮君子,說要辦幾件事。”

  “什么事?”

  “不知道。”蘇子強搖頭:“當時我問過他,但是他說讓我別管了,還說如果我能找到合適的人,會給我讓出一個點的供貨價位,當時我為了討好他,就說要讓我的人親自去辦,但是他沒同意,直接說讓我找幾個癮君子,我也就同意了,等我把人談妥之后,這個人在我這要走了梁旭光的電話,再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而我為了防止梁旭光反水,也答應給他一條供貨的線路。”

  “當時你跟梁旭光是怎么說的?”

  “就像我剛剛說的,我跟他說,只要他同意這件事,我就給他一條散貨的線路,對于梁旭光這種有D癮,但是卻沒D資的人,能夠取得一個以販養吸的機會,這種誘惑力是你們想象不到的大,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當時他還跟我保證,說不管出現什么情況,都絕對不會把我供出來,梁旭光這個人D癮很大,之前我為了讓他幫我聯系其他客戶,在他沒錢的時候給過他一些貨,所以他還是很感激我的。”

  “呼!”

  聽完蘇子強交代的一番話,這件事情的脈絡終于在我心中變得徹底清晰了起來,之前梁旭光被抓的時候,他對任哥的說法是他接到的是電話遙控,看來指的就是蘇子強身后的這個人,而之所以沒供出蘇子強,是因為兩個人之間有承諾,而二壯說小元找過他,那個時候應該還是蘇子強剛剛幫那個神秘人找到梁旭光的時候,所以雙方的對話沒有涉及到那個神秘人,而是扯到了蘇子強身上,而在小元他們看來,這次事的事主,就是蘇子強,這樣一來,這些人提供的消息就全都跟事情吻合了,想到這里,我扭頭看向了蒼哥。

  蒼哥發現我在看他,轉頭向蘇子強問道:“你們下一次的交易時間,是什么時候?”

  “明天。”蘇子強輕聲回應了一句。

  ‘刷!’

  蒼哥聽見蘇子強的回應,對我使了個眼神,隨后我們倆一起走到了旁邊的一棵樹下。

  我站在樹下,看了一眼那邊蘇子強的方向:“蒼哥,你覺得這個人的話,可信嗎?”

  “目前來看,他的這番話跟咱們掌握的證據已經吻合了,而且邏輯上也沒有什么太大的漏洞,應該還算可信。”蒼哥點了下頭:“你在跟任隊那邊確認一下吧,讓他在梁旭光嘴里深挖一下蘇子強的消息,只要梁旭光承認了當初是蘇子強找的他,咱們就可以按照這條線抓人了,根據咱們目前掌握的線索來看,蘇子強身后這個人,應該就是這個金字塔的頂端,也是真正掩藏在水面之下的人物了。”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