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狂暴火法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帝烈邪君

第四百九十六章 帝烈邪君

  野蠻人營地是一個四四方方的軍營,四周是黃土夯成的簡易圍墻,在圍墻里面有很多的房子,在房子周圍分布著近萬只野蠻人。

  野蠻人戰士(精英)

  等級:40

  氣血:00

  黑炎他們到之前,陸陽已經消滅了站在門口守衛的10多個野蠻人。

  “近戰擋住門口,我們一次解決戰斗。”陸陽說道。

  濁酒傾觴、白虎、苦愛半生、張子博和白獅五個人走到10米多寬的門前,各自做好了防御準備。

  30秒鐘之后。

  黑炎口中咒語完成,手中魔導師法杖向前一指。

  “黑炎獄”

  黑色的烈焰成片的從空中落下,每秒對營地內所有的野蠻人造成7000多的傷害,并且每攻擊一次傷害增加5%,這個是黑炎獄獨有的特效。

  “有入侵者,野蠻人進攻。”一個野蠻人頭領用手一指門口的陸陽等人,高聲說道。

  營地里數千野蠻人遭到攻擊集體朝著門口沖了過來,最近的野蠻人剛剛靠近到30碼的距離,集體發動沖鋒技能。

  就在他們即將發動技能的那一瞬間,陸陽眼睛一亮,他發現第一批沖鋒的剛好有12個人。

  “閃爍”

  一道白光在濁酒身后亮起,陸陽現身的那一瞬間,用手一指前方空地。

  “炎陽索”

  12個野蠻人仿佛主動撞到炎陽索的技能中去一樣,同時被困在原地。

  濁酒正頂著大盾準備迎接撞擊,可是預想到的撞擊卻沒有來,好奇的抬頭一看,正好看到比他高出半米的野蠻人正被炎陽索困的動彈不得。

  “老大,神技啊。”濁酒傾觴回過頭稱贊的說道。

  “湊巧。”陸陽一笑,對黑炎說道:“再放個流星火雨,后續的boss怪要來了。”

  野蠻人營地中的boss怪主要集中在中心區域,黑炎的禁咒剛好將營地到中心區域的位置包裹在內。

  黑炎點頭,口中咒語再次念出,他已經得到了陸陽的真傳,可以將次級禁咒的時間縮短到10秒鐘。

  “流星火雨”

  黑炎用手再向前一指,天空中無數大火球如同雨點般降落在了營地前面,正在遭受黑炎獄攻擊的半獸人再被流星火雨擊中,每一秒都要遭到15000點傷害以上的攻擊。

  不到10秒鐘的時間,處在雙重技能500碼范圍內的所有野蠻人戰士全部被殺,后續的野蠻人也都是殘血。

  “消滅敵人。”一個野蠻人統領在倒去的野蠻人戰士后面露出了身形。

  野蠻人統領(boss)

  等級:40

  氣血:00

  差不多三四百個野蠻人統領夾雜在野蠻人戰士中間沖了過來。

  此時剛好經過20秒鐘,黑炎獄的傷害翻了一倍,達到每秒15000點,再加上流星火雨,每秒輸出22000多。

  兩者結合在一起,半血沖入500碼雙重攻擊范圍內的野蠻人戰士沒等到濁酒等人的面前全部死亡,野蠻人統領沖過來的時候也都變成了殘血。

  30秒鐘之后。

  野蠻人領主全部倒在了地上。

  一陣金光亮起,夏雨薇等人再次提升一個等級。

  “這里有狂戰士的轉職證書。”張子博撿起一張金色的通知書說道。

  “我這也有。”白獅說道。

  “太好了,想不到這里也爆通知書。”夏雨薇說道。

  陸陽說道:“這里是專門爆狂戰士轉職證書的地方,都撿起來我們進去殺了野蠻人領主,然后我帶你們去下一個地圖,今天的技能都用來打狂暴戰的轉職證書。”

  眾人欣然點頭,撿取裝備的時候,又找到了不少的黃金級裝備,統一交給了屠鋒保管。

  黑炎將裝備交還給陸陽。

  陸陽帶著眾人來到了野蠻人營地中間的房子,剛進門,看到了房子里面的野蠻人領主。

  野蠻人領袖·薩克米斯(領主)

  等級:45

  氣血:000

  薩克米斯全身只穿著一件虎皮裙子,上身是精壯的古銅色肌肉,滿臉的黑色胡須與人類無異,手拿兩柄黑色的短柄戰斧。

  “人類,我要讓你們的入侵付出代價。”薩克米斯怒吼一聲,身體化作一道幻影瞬間來到陸陽面前,同時雙手舉起戰斧,如同這兩柄斧頭砍下,將到處1.5倍暴擊。

  “閃爍”

  就在薩克米斯即將撞到陸陽的那一瞬間,陸陽化作一道白光出現在薩克米斯身后。

  “炎爆術”

  一顆大火球正中薩克米斯的腦袋,將剛剛轉過身的他打的微微后仰。

  “隕石沖擊”

  一道赤紅色的隕石從天而降,正中跑到陸陽的面前的薩克米斯的腦袋。

  “抗拒火環”

  陸陽身體爆發出一道赤紅色光芒,將薩克米斯崩飛。

  “滅天火”

  “殘焰—激活”

  “烈陽拳”

  ……

  如同殺死血鴉一樣,1分鐘剛過,薩克米斯倒在了地上。

  系統提示:你殺死了薩克米斯

  你得到了28989點經驗

  “我暈,170萬血的領主怪就這么讓老大給打死了啊。”黑炎驚訝的說道。

  “呵呵,剛才的血鴉也是這么死的。”苦愛半生說道。

  眾人:“……”

  陸陽看著躺在地上的薩克米斯撓了撓頭,說道:“我是不是又打快了,我記得剛才他喊了一句我的奴仆請出什么來著。”

  藍羽說道:“是啊,讓你用烈陽拳給打斷了,我們又沒拿到戒指類的圖紙。”

  陸陽:“……”

  眾人:“……”

  陸陽尷尬的笑著說道:“我們去仆從魔營地,這次我一定注意。”

  眾人各自失笑,那些別人想盡辦法都殺不死的領主怪,在他們這里卻被他們抱怨自家老大殺的太快了,這讓他們感覺很是怪異。

  各自騎上赤焰獅,跟隨著陸陽一路向東奔跑來到了仆從魔營地,

  不同于血鴉墓地和野蠻人營地,仆從魔營地沒有外墻,只有一個破損的房屋。

  房子沒有房頂,只剩下四面碎石做成的墻壁。

  陸陽剛帶著隊伍清理掉房屋周圍的怪,忽然間,遠處幾百名玩家朝著這邊奔馳而來,每個人都騎著戰馬。

  濁酒等人紛紛看向陸陽。

  “老大,怎么辦?”屠鋒問道。

  陸陽說道:“各自戒備,看看對方是什么來頭。”

  以陸陽目前的實力,他一個人就能殺了來的這好幾百人。

  很快,對方跑到了近前,為首的一個玩家騎著青色戰馬,一臉的倨傲。

  屠鋒皺著眉頭對陸陽說道:“這個人就是帝烈公會的會長,邪君。”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 雷州派出所怎么赚钱 怎样能赚怎样能赚钱 捕鱼来了攻略 腾讯小编通过什么赚钱 篮球赔率雪缘园 捕鱼游戏画面 过年摆摊卖什么赚钱 种植游戏赚钱游戏 雷速体育app 湖北快三 微信红包里的钱怎么赚钱软件 瓜子没有中间商怎么赚钱 雪缘园即时足球比分 辽宁11选5 街机捕鱼游戏在线玩 第一调查网可以赚钱的模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