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狂暴火法 > 第八百二十三章 薛義鳴上位

第八百二十三章 薛義鳴上位

  陸陽挨個回復之后,繼續在萬魂殿里升級。

  這邊陸陽升級的時候,另外一邊劉杰一方卻傻眼了,昨天整晚劉杰都在和他的父親以及家族的律師應對警察的詢問,到了今天早上,他才被父親放了出來。

  回到了別墅里面,劉杰、算死草等好幾個他手下的核心成員正聚集在里面等他,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著一些驚恐和焦慮。

  這一次他們為了殺陸陽做足了準備工作,劉杰給王騰配了2個他豢養的殺手,還有他的手下天火那么幸運的遇到了陸陽,在劉杰他們看來,殺陸陽已經是百分之百的成功了,可結果卻是一死兩暈。

  劉杰慢慢的在房間里踱步,他走到紫檀木做的沙發旁邊,用手拍了拍沙發靠背,看著算死草等人問道:“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什么原因?”

  算死草摘下眼鏡擦了擦,重新戴上后,說道:“我懷疑我們中了陸陽的計了。”

  “中計?”劉杰看向算死草問道:“什么意思?”

  算死草說道:“回頭想想,這次事件的可疑點太多了,天火怎么就那么幸運的發現了陸陽,那個KTV后門那么亂的道路,陸陽怎么就能被王騰追上,他的那兩個專業殺手又怎么可能讓人打暈了扔到了河邊,這全都有問題。”

  劉杰皺眉說道:“你有什么證據?”

  算死草將后門的地圖從懷里拿了出來,放在茶幾上,說道:“你們看吧,就KTV后門這么亂的地方,即便是專業殺手,在這么黑的環境下想要追殺一個人怎么可能成功,隨便跑兩個拐彎就能把人給甩掉。”

  劉杰看向地圖,后門那里到處都是城中村一樣的小平房,隨處可以轉彎。

  “別說是王騰了,除非對方比我跑的特別慢,否則我也抓不到人。”天火說道。

  劉杰看向天火,眼神迸發出凌厲的神色,問道:“說,你是怎么發現陸陽的。”

  天火一愣,說道:“我就是在KTV唱歌啊,然后陸陽就到了我對面的包房,我就看到他了。”

  算死草拿出另外一張地圖,說道:“陸陽居住的酒店距離這個KTV有好幾公里,雖然路途不遠,但這一路上有8家臨街的KTV,陸陽怎么就那么巧來到你在的KTV,還在你的對面包房出現呢。”

  天火眨了眨眼睛,說道:“陸陽是故意的?”

  他反應過來,連忙對劉杰說道:“老大,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出現的,我不是叛徒。”

  劉杰擺了擺手說道:“我知道你不是,你跟了我多少年了,別計較這點小事,王騰死了,我能依靠的只有你們幾個人了,我們不要上當。”

  天火松了口氣。

  算死草問道:“之前你去唱歌的時候有什么特別的事情發生了嗎?”

  天火搖頭,說道:“沒有啊,沒有任何特別情況。”

  “再仔細想想。”劉杰問道。

  天火努力想了很久,還是搖頭說道:“沒有任何特殊情況。”

  劉杰惱羞成怒,剛要罵人,算死草皺著眉頭說道:“杰少,我們的這個敵人很難對付,陸陽顯然是提前知道的天火今晚要去KTV的事情,特意在那里布局讓王總被埋伏,然后將整件事都誣陷給天火。”

  劉杰想了又想,說道:“你說的這個很有可能。”

  他問天火道:“你手下都有誰知道你昨晚要去TKV?”

  天火說道:“李平他們幾個都知道,他們找我打副本,我說帶他們幾個出去去KTV,我還問李平他來不來呢,他家也魔都的。”

  算死草和劉杰對視一眼,說道:“這幾個人當中一定有一個人有問題,需要調查一下。”

  劉杰罵道:“我打賭你絕對調查不出來,陸陽敢做這種事情,一定把掃尾工作也做完了,這幾個人都不用了,找個借口辭退,換下面的人上來。”

  算死草和天火兩人一起點了點頭。

  “跟我去王騰家里,出了這種事情,他家人現在不知道怎么樣呢。”劉杰說道。

  算死草和天火等人一起點頭,隨著劉杰來到了王騰家里,剛到門口,薛義鳴負責替他們開門。

  “你怎么在這里?”天火問道。

  薛義鳴一臉悲苦的說道:“我來看看王總的家人,順便送點錢過來,王總生前待我不錯,他死了我能做的只有這些。”

  天火有些感慨,劉杰更是拍了拍薛義鳴的肩膀,說道:“你很不錯。”

  王騰的老婆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看到劉杰放聲痛哭,王騰的老婆很漂亮,長發、細腰、身穿黑紗衣,臉上帶著淚痕,一副我見猶憐的表情。

  劉杰走到王騰老婆身邊,說道:“別擔心,以后你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會照顧好你后半生的。”

  王騰老婆幽怨的看了劉杰一眼,哭著說道:“我知道了。”

  王騰的父母和親戚都到了,他們的臉上沒有多少痛哭的表情,面對王騰主動殺人被警察擊斃這件事,他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面對劉杰,更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顯然,整件事情的幕后有劉杰的影子,可王騰能夠爬到這一步,全都是劉杰的提拔。

  劉杰也不知道說什么才好,和王騰的父母聊了一會,留下10萬塊錢給王騰的老婆,轉過身對薛義鳴說道:“這里就交給你了,好好操辦,這邊事情結束了,你來找我。”

  “我知道了。”薛義鳴說道。

  劉杰轉身離開了,薛義鳴看著劉杰的背影,又回頭看了看目光追在劉杰背影上的王騰老婆,薛義鳴忍不住冷笑一聲。

  “傳說中富豪將自己沒法娶到手的女人嫁給自己的下屬,果然是真事啊。”薛義鳴喃喃自語的說道。

  從早上操辦到晚上,薛義鳴抽空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把電話到了陸陽那里。

  陸陽正在殺怪,通話器的聲音響起,看到是薛義鳴打來的,他按下了接通鍵,問道:“怎么在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了,出什么事了嗎?”

  薛義鳴說道:“計劃成功,劉杰來過王騰家里,讓我負責操辦劉杰的后事,然后讓我在操辦結束后找他報道。”

  陸陽冷笑一聲,說道:“我就猜到他會去做樣子。”

  薛義鳴搖頭,說道:“不不不,他可不在乎他那條狗,他在乎的是那條狗的老婆。”

  陸陽一愣,說道:“王騰他老婆?”

  薛義鳴點頭說道:“是啊,我看的清楚,劉杰和王騰他老婆指定有問題,兩人看對方的眼神都不對。”

  陸陽笑了,說道:“這件事好好查一查,說不定將來能有大用。”

  薛義鳴點頭說道:“收到,你要注意安全,劉杰知道你住在遲暮的家里,別讓他暗殺了。”

  陸陽說道:“遲暮老人這里的安保不錯,我還帶了20多個雇傭兵,他殺不了我。”

  “夠厲害的,帶20多個雇傭兵來。”薛義鳴感嘆的受到。

  他感覺陸陽的底有些深不可測,原本他看網絡上對于陸陽的描述就是一個草根,可這段時間的了解,他感覺那些都是騙人的。

  一個能隨時隨地找到一個陌生人的住址這是一個普通人能夠做到的嗎,還雇傭了20多個雇傭兵布下殺局,明明就是陸陽故意要殺王騰,結果卻變成了王騰謀殺陸陽被警察擊斃。

  每每想到這些事情,薛義鳴都感覺心里發寒,不過,他感覺這樣也不錯,起碼當他幫助陸陽弄死劉杰以后,陸陽能夠保他身家性命。

  陸陽說道:“接下來一段時間你要更加的小心,當你逐步接近劉杰的核心圈子的時候,他對你的審核就越嚴格,還會不定時的對你進行抽擦,我知道他的行事作風,千萬要小心。”

  薛義鳴說道:“我打這個電話也是因為這件事,以后我和聯系的可能會少很多,你別有想法。”

  陸陽說道:“我信你。”

  薛義鳴心中一暖,掛掉了電話,繼續操辦王騰的事情去了,陸陽則繼續打怪。

  10天之后,案子審判完結,警方確定了是王騰謀殺陸陽,被警察擊斃沒有任何問題。

  陸陽解除限制,當晚,凌志天護送陸陽到了機場,陸陽乘坐飛機返回了東海市。

  在這10天當中,國服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首先是刀劍殺神和孤獨半月徹底被邊無際的骷髏大軍打敗,兩人解散公會退出了游戲。

  劍陽城被遲暮老人輕松打了下來,劍陽城的玩家也被遲暮老人收編,現在遲暮公會里的玩家達到了500萬人,與鐵血兄弟盟的人數相當,但,唯一的缺憾是這些人的等級都太低了,遲暮老人需要大量的時間來帶他們升級。

  日光城那邊,雄霸和海神軍的兩個老大達成了同盟,海神軍在占據了冰山城以后,發現他們的地面實力不足,無法開拓,在四處尋找辦法的時候,遇到了正急于尋求幫助的雄霸。

  兩方一拍即合,日光城那邊有了海神軍的加入,麥禮哲打雄霸變得極為艱難,一度要塞都差點被攻破,可惜,要塞炮的射程有限,無法讓海神軍打到要塞上面。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 帮助人赚钱 加入天狮怎样赚钱 竞彩比分直播球探 石油化工安装赚钱吗 足球比分开奖结果 亚洲彩票网址 淘宝店终于开始赚钱了 雪缘园即时赔率 极速时时彩 淘宝要投多少钱才可以赚钱 手游商人最赚钱的游戏6 奥讯球探网 足球指数 迅雷赚钱宝lan 竞彩比分计算器胜平负 开招嫖店赚钱吗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