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狂暴火法 >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古董鑒定高手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古董鑒定高手

  全場歡聲雷動,陸陽面向四周揮手,退出了戰場,他暗自松了口氣,這場比賽打下來,他也知道了自己的不足,差了10個等級的裝備,果然差了太多。

  從比賽名單分組出來那天,他就知道自己的對手是170級的墻太郎,他敢不用經驗丹升級,選擇硬拼也是因為他知道這一屆比賽墻太郎的弱點太明顯。

  如果換做是上一屆的其他前十名高手中單系法術專精到了5級血脈以上,或者近戰4級血脈以上,陸陽都不得升到170級,好在他輕松贏了下來,沒有被逼著用出來其他幾個分身使用混合技能,那是他的究極大招,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使用的。

  今天比較閑,陸陽不著急升級,手下也都在忙著提升裝備,外部也沒有搗亂的,他能放松一會,回到天域神城,他走到競技場里面,手持門票來到他的包間里面舒服的看起了比賽。

  他要看一看有沒有什么特殊高手,能夠進入主賽場戰斗的,都是官方根據競技場積分選出來的頂級高手。

  這一屆的比賽分為勝者組和敗者組,即便是選手戰斗失敗了,也不會立刻出局,而是進入敗者組打拼,將來勝者組和敗者組一同爭奪最后的萬人榜名額。

  陸陽坐的位置身邊是白獅和濁酒他們,第一場都打完了,正聚在一起聊天,看到陸陽來了,紛紛站起身迎接。

  “別客氣,有沒有看到什么高手。”陸陽問道。

  夏雨薇沒好氣的瞪了白氏三雄和涼云他們幾個單身男一眼,說道:“是看到幾個高手,就是這幾個單身狗眼睛看的位置不對。”

  一眾男的無語,濁酒都露出尷尬的表情,看的跟在一個包間里的清淺紫夢和藍羽等人偷笑不已。

  陸陽失笑,給藍羽一個眼神問道:“什么情況。”

  藍羽抱著陸陽的手臂,俏皮的對陸陽說道:“終于知道濁酒大哥的另一面了,也是一個好色之徒。”

  濁酒一臉尷尬,撓了撓臉,嘿笑著說道:“不怪我啊,這女的太那啥了。”

  “什么女的。”涼云指了指場內,說道:“剛到第三場,這女孩一身紅衣,使用火法,跟對面玩家打的太那啥了。”

  陸陽順勢看向場內。

  圓形的競技場草地上,一個長的極為漂亮的混血女孩穿著紅色的吊帶上衣,露出傲人的上身,下面是一件紅色高開叉長裙,露出筆直潔白的雙腿,腳上沒有鞋子,赤著雙足。

  陸陽明白過來了,說道:“這女孩故意包裝自己的啊,外形是時裝搭配,在競技場里這么打,這是奔著當明星去的啊。”

  夏雨薇握著拳頭氣憤的說道:“就是啊,這幾個沒見過世面的,竟然都流口水了。”

  “沒有。”白獅等人一起否認。

  “我看到了。”夏雨薇說道。

  濁酒和白獅等人一臉受傷。

  陸陽失笑,懶得搭理他們幾個,實在是太熟悉了,這樣的場面經常看到,在場內,紅衣女孩打的實在是太耀眼了,一身火焰法術,明顯是170級的5級火焰血脈專精。

  技能連招暢快,反應速度一流,對面是一個盜賊玩家,幾次從空中偷襲都被她的火焰擊中打落下來,并且每次攻擊的時候,她的表情非常到位。

  陸陽認出這個女孩是誰了,她就是上一世第四屆比武大會的火系女神,是韓國和美國的混血女孩。

  清淺紫夢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說道:“資料來了,女孩的名字叫做蘭薇兒,韓美混血,同時她也是我們韓國方面的敵對公會派出來的代表,下次韓國和華夏大戰,她必定出戰。”

  “看樣子,我有必要親自和韓國方面打一場了。”白獅一本正經的想到。

  “我感覺這個任務應該交給我。”涼云說道。

  陸陽看了看兩人,無語的說道:“小心點,這女人可沒有看起來那么簡單,她的手法,我感覺今年能進入火系法師排行榜的前十名,如果進來了,以她的姿色和實力,再有幕后金主支持,可是一個勁敵啊。”

  眾人點頭。

  藍羽突然間驚呼一聲,說道:“你們快看第三區域的比賽,那個韓國玩家太過分了。”

  陸陽和白獅等人側過頭看去,那場比賽里面,是鐵血兄弟盟的火焰刀在對陣一個韓國玩家,陸陽眼睛一亮,認出來韓國選手就是那個手下提及過的木偶高手樸再成。

  場內。

  樸再成擺出了八只木偶和火焰刀對攻,此時,火焰刀已經明顯站在了下風位置,樸再成的木偶打法實在是詭異,四個主攻擊、四個主防御,他的大腦反應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八個木偶就是在同時攻擊,同時同時防御。

  木偶是有血量的,可火焰刀即便是五級血脈專精,連一只木偶的一半血量都沒有打下去,就被打成了殘血。

  如果說樸再成就這樣擊敗火焰刀不會引發玩家們的憤怒,真正讓人憤怒的是,樸再成看到火焰刀殘血,控制木偶的左手,竟然換成了左腳,他就坐在地上,用左腳和右手共同控制八只木偶,擺明了在羞辱火焰刀。

  場內。

  “你敢羞辱我。”火焰刀怒極。

  樸再成對著火焰刀露出嘲諷的笑容,一邊操作一邊說道:“看到你的能力,我大概知道陸陽是什么實力了,就算是陸陽來了,我也這么跟他打。”

  “你敢羞辱我老大,我殺了你。”火焰刀怒上心頭,瘋狂的朝著樸再成沖了過去。

  樸再成卻不著急殺他,連續用控制技能羞辱他,明明十幾秒就能解決戰斗,樸再成羞辱的打了火焰刀2分鐘。

  “嘭”

  白獅一拳打在包間的墻壁上,罵道:“今天我就帶著人去殺了他,他找死。”

  陸陽制止了白獅,說道:“看出來了吧,今年韓國玩家準備來一次爆發,前面有蘭薇兒,現在有樸再成,別因為這件事動用大批玩家報仇,你們現在要想的是,如果你們碰到了他,怎么跟他打。”

  苦愛半生皺眉說道:“木偶職業我是第一次看到,拋開其他方面不提,這人實力太強了,八個木偶跟八個人控制一樣,沒有一點延遲,這太bug了。”

  白獅冷靜下來,說道:“恐怕我對上他,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陸陽笑了,說道:“他的這個職業,專門是用來比武的,但在戰場上,他占據不到優勢,人太多了,他控制十八個也沒有意義。”

  “有什么打敗他的方法嗎?”夏雨薇問道。

  陸陽說道:“跟木偶師打,一方面要比反應速度,一方面要比智慧,沒有具體的方法,只能現場打仗的時候來尋找空隙,這樣的人很恐怖,我都未必能打贏他。”

  白獅和濁酒等人都驚訝了,他們有些反應過來,這次來的韓國玩家確實有些不一樣。

  如同陸陽所說的一樣,木偶玩家實在是太bug了,但要看都有誰能用的好。

  “我們繼續看比賽吧。”陸陽收回目光繼續看向下一場比賽。

  他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戰斗,場內是一個分身血脈的玩家,他已經有四個分身了,算上本體一共五個人,明顯這是一個歐洲玩家,還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少年。

  他跟人打仗的時候,不用眼睛看對方,而是用耳朵聽,對方無論用出什么技能,他都能知道對方要干什么,迅速控制五個職業一同做出反應。

  這個人陸陽也知道,他就是上一世的分身血脈中的盲眼高玩,他本人不是盲人,而是一個專業的調音師,能夠清晰的辨認任何一個音符。

  站在調音師對面的玩家更是為陸陽所熟知,正是黑紗,一個雙手持匕首,帶著黑色紗巾的黑發高手。

  雙方交戰中,調音師很強,卻被黑紗極快的身法克制,最終,黑紗以兩勝一負的戰績獲得勝利,進入勝者組。

  ……

  整整一上午的時間,陸陽幾乎看到了所有他熟悉的高級玩家,還有另外三個女玩家,算上夏雨薇在內,六個女玩家成了這一屆比武大會的廣告,每個人的氣質、身手各有不同,都非常的有個性。

  到了中午,比賽進入休息時間,陸陽溜達到了外面,他來到了古董一條街,現在這里已經是他的寶地了,愛麗絲開的一號古董店徹底關門了,在他換了偽裝外衣后,其他十幾個店鋪,成了他的主戰場。

  剛進入第二家店鋪,忽然間,陸陽遇到了一個眼熟的背影,他的后背看起來有些駝,看東西也將眼睛湊到了很近的位置,仿佛遠一點就看不清一樣。

  陸陽繞過背后走到了他的面前,看到了他的正臉,這是一個橢圓臉,濃眉毛的中年男子,臉上卻總帶著一絲說不出來的憂郁,仿佛有什么發愁的事情一樣。

  “朋友,你叫什么名字。”陸陽問道。

  駝背男子沒搭理陸陽,繼續看著古董。

  陸陽笑了笑,站在一旁等待,如果他沒有看錯,眼前這人就是他一直在找的古董鑒定高手。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 中爱汇五福能赚钱吗 北单比分直播app 有兼职赚钱的app下载 wnba比分结果山猫对天空 26选5 在腾讯看点怎么赚钱 电竞比分网奇兵 琼瑶赚钱 云南时时彩 用身份证号怎么赚钱 广西快3 软文赚钱模式 广西快乐双彩 既好玩的又可以赚钱的手游 中国竞彩网比分直播 我想做手机麻将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