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冷艷總裁的絕世兵王 > 第873章 亂局初現

第873章 亂局初現

  羅天被困在神秘陣法后面的山洞之中,苦苦尋覓不見出路,陣法外面的鄒長庚也是經歷一番風暴之后,這才是安定下來,他在外面養精蓄銳,等著在羅天露頭的時候發難。

  羅天這邊的形勢已經是岌岌可危,但同樣的,相對于海上的風暴而言,離著這里千里之外的中土道門,雖然不會經歷臺風的洗禮,但也有肉眼看不見的風暴在醞釀之中。

  昆侖在接到羅天的傳信之后,不過是稍微討論一番,便是決定召集天下道門,共同決策眼前的麻煩,龍虎山和蜀山雖然私下里搞了一點小動作出來,但羅天從來都不是兩家的重點,即便是事實證明羅天手中的古寶威力不俗,但羅天本身只有筑基的實力,還是不能被這些門派的高層真正重視。離著掌中釘肉中刺的距離還是想去甚遠,對于蜀山和龍虎山而言,羅天不過是蹦跶的比較高的螻蟻罷了,事實上也僅此而已。

  若非是那鄒長庚最后時候堅持留下來,羅天此刻早就是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了。

  只是羅天算計到了門派的看法,卻是沒有算計到這些門派之中長老的貪婪和對于古寶的渴望。

  羅天的形勢,可以說隨著發現鄒長庚的存在,便已經是岌岌可危了,但中土的幾家道門一樣是過得不愉快,這些日子對于他們來說,一樣是如坐針氈。

  正道和魔道原本之間的實力,就是旗鼓相當,而今對于魔道來說,雖然是經歷了一次失敗之后,實力有所削弱,但他們和正道之間的差距也不是相去甚遠,而是真正相差的不多。

  兩方實力還是差不多的旗鼓相當,才有魔道敢于再次進攻正道,來奪取中土較為豐富的修煉資源。

  所以說對上魔道之后,就是足以讓正道勞神費力了,這個時候,又是有日國人從一旁插進來,圍著道門和魔道之間的戰斗虎視眈眈,就更是讓正道覺得無比吃力了,可以說現在的形勢,雖然是沒有到像是羅天岌岌可危的地步,但也是絕對的不容樂觀。

  此刻,昆侖之巔,玉虛宮大殿之中,一聲紫色道袍的乾元子坐在首座的位置,其余門下,也都是各派的關鍵人物,雖說加起來不到十號人,但各個都是門中占著重要位置,實力也是在頂尖的金丹修士,才有資格參加這次秘密的討論。

  “消息,我在傳信之中,也是略微提及了一下,想必諸位既然來了這里,也是心里有數的人。”乾元子說話之間,起身對著眾人拱了拱手,這才繼續開口道:“原本,我們的重要任務是打開世界壁壘,從而讓我等困在原地的修為,爭取到更高的境界,這也是有利于門派的,是我們原先布置的頭等大事,即便是加上魔道的威脅之后,我們依舊是把這件事情放在第一位,可是現在似乎是不行了,即便是我們不想參與多少的紛爭,但麻煩總是自己找上門來。我們對面島國的令居,很久之前,就在覬覦我們腳下的土地,他們虎視眈眈,更是想借著這次危機,將我們和魔道的勢力一并鏟除,小鬼子可謂是狼子野心。我得到這些消息之后,一樣是坐立不安,只是此事關乎甚大,根本不是我昆侖一家可以解決的,這才在深思熟慮之后,號召各位一起到昆侖商討,既然各家都來齊了,也是給了昆侖,給我乾元子面子。多的場面話我就不說了,眼前的困境,大家也都是清楚的,我只希望各位能夠暢所欲言,發表一下自己的間接,我們爭取能夠在亂局之前,拿到一個能夠對于我們有利的計劃。”

  乾元子話音落下之后,便是端起手邊的茶杯,即便是這個時候,他沒有什么喝茶的心思,但畢竟是嘴上有了動作之后,就可以暫時不用發表意見。

  此次危機,可以說是事關道門存亡的大事,要是這一次道門被打散了,也就等于是失去了轟擊世界壁壘的機會,這在眾人看來,是完全不能容忍的事情。

  “呵……當初就該聽我蜀山的意見,咱們當時動手滅了那些小鬼子,豈不是一勞永逸,哪里容得他們在幾十年前踐踏我華夏凡俗的尊嚴,幾十年之后,又是對我華夏的道門心懷不軌。這種不安定的力量,你指望他們悔改,那是不可能的,再強的力量也做不到改變他們,唯獨死亡,才能讓他們不會瘋狂,才能讓他們知道害怕!”蜀山的掌教邱建豪一聲哂笑,隨即便是用著一副冷嘲熱諷的語氣開口。

  當時日國人趁著華夏危機的關頭,悍然將軍隊開進華夏,大肆擄掠,坐下重重罪行,其實這并非只是表面上凡人的戰爭,背后也是有著日國的修士在里面推波助瀾,后來因為日國的修士不及華夏,在凡人的戰場上面,也是一敗涂地,遭到慘痛打擊的日國這才投降,龜縮到他們那片小小的島國。

  在當初日國人投降的時候,一直主戰的邱建豪便是堅持要殺到日國去,血債血償,即便是不干涉日國的凡人生活,也勢必要把他們修真的勢力全都連根拔起,免得斬草不除根,留下什么禍患。

  只是當時經歷過一次戰亂,華夏本身就不太平,而華夏的修真界,也是在不久之前,經歷過正道和魔道之間大戰的洗禮,幾家道門除了蜀山之外,其他人都是主張適可而止,沒必要為了一群沒膽的小輩發動戰爭,消耗門派的資源。

  邱建豪一家之言,得不到眾人的支援,即便是心中想戰,但以蜀山一家之力,也不是那島國的對手,想來是即便贏了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尋思之后,邱建豪放棄了當初的決定,當然,從那開始,邱建豪就和當初主張和為貴的張道子相互看不順眼,至于乾元子,表面上是個老好人,但實際上此人卻是個老滑頭,邱建豪對于乾元子來說,一樣是不討好的。

  四家道門里面,也唯獨是茅山的矛鎮南脾氣稍微粗暴,為人稍微耿直一點,算得上是和邱建豪雷厲風行的性格合拍一下,所以蜀山和茅山走的比較近,而龍虎山則是和昆侖相互依仗。

  邱建豪說起當初的舊事,而今正好是清算舊賬的時候,一番冷嘲熱諷不說,邱建豪更是冷冷的看著那張道子,隨即便是冷笑著開口:“張天師,當初可是你一再強調,要放過那一群鬼子,給他們一條生路,給他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現在人家休養生息回來了,張天師你要不要上去和他們說說人生經驗?”

  “你!邱建豪,你這是什么意思,我當初的決策,都是大家拍板的,難不成就成了我一個人背鍋嗎?你能,你怎么當初沒領著蜀山弟子去島國開疆擴土,你不是最后也選擇和我一樣嗎!”張道子臉色難看,不過他也不愿意這么失去面子,瞬間便是冷笑一聲起身,言語上和張道子爭鋒相對。

  “你做的好事,你們龍虎山自己收場就是,憑什么要我給你犯下的錯誤擦屁股,張道子,你可真正是厚顏無恥,事到如今,你還能說出這種話!”矛鎮南也是站了起來,他指著張道子,也是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

  “都給我閉嘴!”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乾元子冷哼一聲,才是讓大殿之中的動亂暫時消停下來,不過眾人即便是安靜,也都是各自帶著火氣。

  尤其是蜀山的邱建豪,當初明明是做了正確的決定,卻是沒有人肯聽他的,可笑的是,而今因為當初的決策錯誤,發生了不好的后果的時候,乾元子又是厚顏無恥的再次拉著她來一起商討。

  雖說心中惱怒,但邱建豪也是知道一些進退的。

  怒斥張道子一番,找回顏面就是了,至于其他的事情,都是各個門派的領頭者,自是不能做的太過了。

  “我看咱們要不要和魔道之間先通個氣,大家和為貴,最好我們能夠合力將日國人鏟除了,再論我們之間的恩怨。”張道子尋思一會,隨即說出了自己的意見。

  他話音落下,眾人都是在商討。

  但矛鎮南卻是連著尋思一下都沒有,便是口中一聲冷笑:“呵呵……都什么時候了。張道子你還好意思說這種話,你覺得,魔道要是知道了這個消息,他會聯合我們做掉日國人,還是聯系日國人做掉我們。”

  “是啊,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魔道和日國人可是沒發生過什么沖突,他們沒必要費著心思和我們合作,而且,一旦是日國人知道他們的行跡被暴露了,多半也是會站在魔道那邊。”乾元子微微思量之后,也是借著那矛鎮南的話說道。

  連續兩人反對,張道子壓根不用等著邱建豪說話,便是清楚,自己臨時的這條決策算是給廢了。

  也并非是張道子軟骨頭,而是幾家門派的底蘊里面,他們龍虎山和茅山都是遠遠不如傳承久遠的昆侖和占據過正道魁首的蜀山。

  張道子一直都是不主張動手,也是盡力的保全自己門派的實力罷了,并非是他真的不愿意打,只是龍虎山占據的劣勢原本就很大,一旦是因為一場戰爭,真正和蜀山昆侖拉開差距的話,以現在末法年代的資源,休養生息,也斷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即便是在大義面前,張道子看重的依舊是自己門派的得失,也正是因為他一直是小心謹慎,這才讓原本和茅山實力差不多的龍虎山在近幾十年的時候飛速發展,手下有了不少可塑之才的弟子,只是因為羅天上了一次龍虎山,打掉了張道子圖謀了幾十年的大計。

  龍虎山還想繼續休養生息,無奈是魔道和日國人都是一副挑釁的樣子,這等找上門的麻煩,卻不是想要逃避就能夠躲開的……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