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 第1027章 一不小心就見證了歷史

第1027章 一不小心就見證了歷史

  陸舟猜的確實沒錯。

  小艾確實是五分鐘前成功上傳的論文,系統的提示音差不多也是那個時候傳來的。

  只不過,雖然論文是上傳了,但這時候想要看到那篇論文,恐怕不是那么的容易。

  因為幾乎也就在這五分鐘的時間里……

  arxiv網站的服務器,已經徹底癱瘓了!

  本來像這種學術網站,平時的訪問量一般不會很大,考慮到運營成本等等各方面的因素,也不會設置一個容納量特別大的服務器。

  然而現在,幾乎全世界的數學家,只要設置了對黎曼猜想這個問題追蹤的標簽,全都收到了站內消息甚至是郵箱消息的提醒。

  趕巧這會兒北美正是上午9點,仿佛一瞬間大半個世界的數學家甚至根本不是搞數學的,只是和數學方向擦點邊的學者,全都跑去下載論文了。

  arxiv網站的管理員還沒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兒,就被這如同dos攻擊一般的訪問量給整個一臉懵逼。

  然后,服務器變光榮歇菜了。

  幾乎也就是arxiv網站癱瘓的同時,mathoverflow這個面向全球業內人士的數學論壇上,關于這個話題的討論已經徹底被刷爆了。

  【黎曼猜想的證明!?你們看了arxiv上的那條推送消息嗎?!】

  【看個毛線!網站都癱瘓了看個鬼!】

  【我倒是有幸看到了,不過不是在推送消息里,我是在我的追蹤標簽的列表里看到的……而且我一度懷疑自己看錯了。】

  【上帝,我去看了日歷!今天不是4月1號!】

  【有把論文已經看完了的人嗎?出來說說論文上到底講了什么?他到底證明了沒?】

  【這已經超出了我研究領域的范疇,不過我看陶教授的動態,他似乎已經將論文打印出來了。而且看他的課程安排,似乎把接下來一整個星期的課程和會議都退掉了。】

  【等等,他不在imu大會現場?我的意思是他沒有去圣彼得堡?】

  【這一屆沒去,據說他正后悔這事兒呢。】

  為這事兒后悔的不止是陶教授一個人。

  事實上,很多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沒有去成這一次數學家大會的學者們,這會兒都后悔的捶胸頓足。

  怎么偏偏就趕上了這一屆?

  怎么偏偏就趕上了他們沒去的那一屆?

  兩天后,就是陸教授的60分鐘報告會,而主題正好是關于黎曼猜想的研究。

  不少人腸子都悔青了!

  同一時間,克林希亞酒店的行政酒廊。

  角落靠窗邊的位置,兩位名氣不凡的數學教授很低調的坐在那里。

  其中一位是法爾廷斯,坐在他對面的則是德利涅。

  兩人正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聊著關于數學界的未來。

  “……普尤依小姐的事情實在是太遺憾了,這對于整個數學界來說都是一記沉重的打擊。在來這里之前,我原本還打算邀請她加入到我的計劃中,沒想到居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華國好像有這么一句諺語。我們也只能祈禱她在無多的時日里,能少受些痛苦。”

  停頓了片刻,輕輕嘆了口氣的德利涅教授看了法爾廷斯一眼,岔開了這個沉重的話題,“說起來,你都一把年紀了,也是閑不下來。”

  “正是因為到了這個年齡,才想在徹底退休之前再留下點什么……說真的,我現在倒是有點理解阿提亞爵士了。”

  德利涅教授給了他一個不置可否的表情,沒有接這句話。

  最近令人悲傷的事情太多了,他實在不想去碰那些已經悲傷過的話題。

  就在這時候,行政酒廊的門口忽然傳來了腳步聲。

  只見費弗曼教授一臉失魂落魄的表情,從那邊走了過來。

  那樣子有點像是受到了什么驚嚇,但又不太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事情的樣子。

  看著他臉上這幅表情,德利涅教授眉頭微微抬了下,正準備向他詢問發生了什么事情,便見他自覺地開口了。

  而且一開口,便讓所有人的動作都停住了。

  “黎曼猜想被證明了。”

  空氣一瞬間安靜了下來。

  仿佛一根針落在地上,都能夠被清晰的聽見。

  法爾廷斯教授連頭都沒有抬頭,便淡淡地說了句,“這不可能。”

  德利涅教授同樣是面無表情的樣子,聳了聳肩膀說:“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仿佛知道兩人會怎么說一樣,費弗曼教授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意外,只是對德利涅補充了一句說道:“證明它的是你的學生。”

  這一回,淡定的坐在那里的兩個人,臉上的表情瞬間變了。

  尤其是法爾廷斯教授,一臉啞然地張了張嘴巴,這次終于抬起了頭,皺了下眉頭說道。

  “……你是說陸舟?”

  “是的。”費弗曼教授點了下頭,用理所當然的聲音說,“除了陸舟之外,我不記得我的老朋友還有哪個學生,在研究這個方向。”

  “……”

  聽到這句“是的”,法爾廷斯教授瞬間不說話了,只是將視線投向了德利涅,似乎是在等待著他的意見。

  然而,德利涅教授此刻也是一臉錯愕的表情,甚至于有點意料之外的懵逼。

  張了張嘴,他抬起微微輕顫的食指碰了下鼻梁上的眼鏡,將它扶正之后,看著站在門口的費弗曼教授認真說道。

  “你確定他是這么說的?”

  回憶著先前在報告廳里看到的那一幕,費弗曼教授輕輕嘆了口氣說。

  “根本不用我確定,他已經將論文上傳到arxiv上了。如果你有注冊過mathoverflow的賬號應該能看見,現在整個數學界都在討論這些事情,而就我所了解到的,已經有數學研究所正在研究他掛在arxiv上的預印本了……”

  深呼吸了一口氣,靠在椅子上的肩膀逐漸松弛了下來,當得知預印本已經掛出來了,德利涅教授此刻反而沒有著急著去確認arxiv上的論文了。

  坐在他對面的法爾廷斯也是一樣。

  這位此刻心中的震撼絲毫不遜色于他的老人,只是沉默地看了他一眼,接著便開口道。

  “沒想到一不小心我們就見證了歷史。”

  沉默了好長一段時間,德利涅才從緊閉著的嘴里,吐出了兩聲匆忙的感慨。

  “……是啊。”

  “實在是太突然了。”

  毫不夸張的說,如果黎曼猜想真的被他證明了。21世紀的數學史,至少得因為他的存在而少十頁紙。而關于解析數論的教材,至少得因為他多上二十頁。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他確實是對的。
江苏快3开奖结果统计图表 乐赢彩票群 手机软件新闻赚钱 地下城勇士城决战者怎么加点 南昌麻将规则大全 彩票直通车安卓 优酷视频大鱼能赚钱吗 516金蟾捕鱼下载官方 中国游戏中心能赚钱吗 北方开个滑雪场赚钱么 高智商赚钱软件 悬赏通缉赚钱 最终幻想15斗兽场赚钱 在南京干什么业务赚钱 危化品处理赚钱 那些微信赚钱的广告 过年菜厂炸丸子赚钱不